但李斌的情怀和担当永在,那时的李斌已经立志要成为一名好工人

图片 3

关于产业报国,他坦言,年轻时在瑞士受到的刺激难以忘怀。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国内数控机床还很少。李斌和工友们去瑞士一家公司学习数控机床操作技能。当时有个外国工程师指着一个工人说,“你们中国人加工的合格零件还不如我们的废品”,这对青年李斌刺激很大。他后来回忆说,自己此前在电大脱产学习时曾申请入党,在瑞士时,再度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就是向党组织表决心,愿意学好这门技术,要为我们中国的技术工人争气。”

当年圣诞节,外方技术人员都不在岗位,恰巧要加工一批急用零件,外方管理人员相当着急。李斌站出来说“让我试一试”,对方虽然表示“可以”,但眼神充满了疑惑。李斌一番计算,完成工艺编制、制定数控程序、准备刀具、按动电钮、输入程序,整个流程一气呵成。对方检测后,发现李斌加工的零件完全符合标准。就这样李斌成为瑞士公司第一个中国工人调试员。

李斌,1960年5月18日出生于上海,1980年12月进入上海液压泵厂工作。39年来,李斌没有离开过企业一线岗位,他虚心好学,刻苦钻研,精通车、钳、铣、刨、磨全套加工技术。他在学习钻研各种加工技术的同时,深入思考如何尽快改变我国机械制造业加工落后的面貌,如何提高中国产业工人的地位。他把一生全部奉献给了他所热爱、忠诚、奋斗的中国液压气动制造业。

李斌对待烧饭做菜的工序,就像对待工作一样从不马虎。

前人没有走过的地方不等于没有路,他要试一试

作为多届全国人大代表和党代表,李斌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但他始终坚持身在第一线,不断地解决生产实践进程中的技术难题,以及培养源源不断的技术岗位人才来服务国家战略。用李斌最富于豪迈气息的话来说就是——横着做根梁,竖着做根柱!我理解,这就是李斌的情怀。如今,一个蔚蓝色的标配身影渐渐远去,但情怀和星空永在!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数控机床还很少。1986年和1988年,李斌两次被单位派往德国海卓玛蒂克公司瑞士分公司学习培训。李斌白天除了操作机床外,一有机会就跟在老外后面学习数控机床调试技术和编程。晚上整理资料,做好笔记,一次次测算数据,一次次画图纸,一遍遍设计程序。他以极其刻苦的精神,掌握了数控设备的加工、编程、工艺、维修等四大技能。

他一生谦虚谨慎,光明磊落,为人真诚,深得周围同志的好评、信赖和爱戴,是大家心目中的良师益友;他不图私利,一心为公,始终保持一名共产党人清正廉洁的优良作风和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

重病期间,李斌嘴里最常挂念的一是工作,二是儿子和太太,“他依然时常会问我和母亲:饭吃了吗?然后,满怀深情地说,等我病好了,一定要给你们做最爱吃的菜,儿子是喜欢吃肉的,你是爱吃虾的,我都知道的。”这简单一句,于李盛捷和母亲却如千斤巨石。

在工作中李斌总是忍不住向同事教授相关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只要有人向他请教,他就一遍一遍地教会他们,对于自己的徒弟们更是严格要求。对已经达标的合格产品更是精益求精,在原本的合格标准上又增添了新的标准,整个配件的标准误差不能超过一丝,即误差标准不能有一根头发丝的七分之一。正是在这样严格的标准下,国产柱塞环合格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几,大幅度领先国际同行业产品。

我是负责整理这次研讨活动纪要的学术秘书,时任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科院院长张仲礼看了纪要之后,还很感慨地和我说:“人大代表中一线员工的比例确实太少了,应该多听听他们的建言和实际判断,社科院的有关座谈会完全可以多请他们来。”他还让我自己想办法去认识李斌,以便今后持续观察李斌的发展型贡献和其所在行业的国际竞争力状况。而巧合的是,没多久,我和李斌都成了上海市青联委员。

爱学习爱专研的习惯,陪伴了李斌一辈子。斜轴泵主轴是产品的“心脏”。加工设备、技术全套从国外引进,可是主轴球窝与柱塞球面配合的间隙超过产品标准。

他是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发明协会常务理事、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工人农民组评审专家、中国职工技术协会副理事长、中国液压气动密封件工业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奖工人农民组评审专家、上海市劳动模范协会会长、上海市技师协会会长、上海市职工技术协会会长、上海电气李斌技师学院校务委员会副主任、上海电气中央研究院高级专家。他以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负责精神担任的社会职务,体现了一名当代技能型、知识型、创新型工人的社会担当、崇高境界和履职能力。

1989年5月,上海市政府代表团来到瑞士冯劳尔公司慰问上海液压泵厂学习的工人,在欢迎酒会上,瑞士公司一名技术总监风趣地对中方领导说:“如果李斌可以留下来工作,我们愿意免费提供一台20万美元的数控机床!”

1980年进入上海电气液压气动有限公司液压泵厂,成为一名小小的学徒工。那时的李斌已经立志要成为一名好工人,决心要在工作上干出点事情来。欲先成其事必先利其器,在当时要想成为一名好的学徒工,没有扎实的基本功肯定是不行的。他就虚心向厂里有经验的老师傅求教,抱着一把已经报废的刀具就开始慢慢地磨,潜心攻克磨刀这项入门难关。凭借着一股子不服输的钻研劲,四处向车间师傅们虚心学习。作为车间里最重要的四项技术关卡——车、钳、铣、磨——很快就被他熟练掌握,迅速地成为厂里的技术能手。

当徐汇区凌云社区总工会主席杨海英同志告知我,她将和街道党工委书记朱龙霞一起去慰问李斌同志家属时,我惊得手机掉在了地上。然后,就是21日晚上整夜的失眠。全国劳动模范、党的十九大代表李斌的音容笑貌不断浮现。

李斌一生面对很多诱惑。39年间,李斌经历了企业亏损、调整、搬迁等重大时刻。因为李斌在业内是业务能力最突出的,同行中名气最响的,曾有外企和合资企业愿意高薪聘请,连海卓玛蒂克公司都三番五次想挖走李斌,但他从未动心。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李斌说,“在党旗下宣了誓,就要一辈子对照着党员的要求去做。”“我是党员,面对很多问题就会自己说服自己以集体利益为重。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热爱企业,做一个好工人,尽心尽力地做好每一件事。横着做根梁,竖着做根柱。”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工人阶级的杰出代表、新时代知识工人的楷模、著名全国劳模、上海市总工会兼职副主席、上海电气液压气动有限公司液压泵厂数控工段长李斌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2月21日8时58分在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医院不幸去世,享年58岁。

徒弟们追忆师傅李斌。

李斌工作室研发 中工网记者白胜利摄

姓名:王泠一 工作单位:

为什么现在年轻人不愿意当工人;为什么四年本科毕业,到了工厂动手能力还不如技校生;为什么进了单位没做多久就想跳槽……这些年,李斌还担任了许多社会职务,他把目光投向了更高更深的地方。他是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劳动模范协会会长、上海市技师协会会长,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会代表大会代表、上海市总工会兼职副主席。长期在一线工作,他太了解人才对产业发展的重要性了,近年来,他利用自己的社会身份,在不同场合呼吁加强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提高技术工人待遇,打造一支有理想、守信念、懂技术、会创新、敢担当、讲奉献的产业工人队伍。

生平介绍

以承为祭

改革开放的春风将国外的新设备新技术带到了中国,他也迎来了难得去国外交流培训的机会。但是去参加交流只能是学习最基本的加工技术,外国工程师将整个数控机床的关键技术划分在工艺、编程、电气、刀具4个不同的部门,每次都是四位工程师对整个设备进行联合调试,像他这样的“交流生”只能之后进行简单的机械操控。但他不甘心,又一次“钻牛角尖”跟自己较起了劲。白天在操作机床的时候,抓住每一个机会和“洋师傅”请教相关知识,将原本需要四位工程师共同联手才能搞定的机床操控技巧记在心头。晚上就将白天的“资料”仔细整理出来,做笔记、测数据、画图纸、制作程序。不久他就成为第一个中国调试工人,并开始指导外国人上机操作。这让无数外国人了解到中国工人在原本空白的数控机床领域也同样有着“天赋”,中国工人不仅仅在机床操控方面“巧”,更有着对于技术的“精”和钻研的“劲”。

1991年12月15日,李斌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企业党组织、徐汇区、上海市总工会以及后来的市人大不断地给予他前进的力量,他最终成为大国工匠的不朽代表。他的本职行当也在追赶世界先进的努力中,从跟跑到并肩跑,直至领先跑。他曾经在2010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李斌成为全国少数几个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项的一线技术工人专家,我也深深地为他自豪。

“数控的楷模!”“蓝领的楷模!”“令人敬佩的劳模!”“他是上海工人阶级的典范。”“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安心发挥自己的力量,培育了许多优秀的技师技工,我的老师也是您的学生,太可惜了!”“每当有人觉得来读技校职校中专就是荒废青春的时候,老师都会说,你要是有能耐就多学学李斌,李斌不也是从技校开始读起的吗?”……昨天,劳模李斌去世的消息传出后,震惊了世人。市民纷纷在讣告微信后台留言。

2010年他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是一名技术工人所能获得的国家科技最高奖项。他先后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亲切接见。

1992年进入上海液压泵厂的陈勇,是一名安徽的外来务工者。师傅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以厂为家的精神,一直激励着陈勇。

人才紧缺是我国制造业的短板,这是李斌最忧心的事。他广泛呼吁社会各界合力协作,产、学、研三者有效相结合。高校开设工业相关专业,培养各种人才;增强对于前沿科学技术的研发,扩宽工业基础领域的研究深度;企业创造更好的有利于产业工人发展的氛围,完善对产业工人培养的职业体系,激励产业工人可以在他们岗位上更好地实现自身价值和社会价值。

当徐汇区凌云社区总工会主席杨海英同志告知我,她将和街道党工委书记朱龙霞一起去慰问李斌同志家属时,我惊得手机掉在了地上。

而正是这个发言,促成了中国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的进程。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这是党和国家历史上第一次对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专门进行谋划和部署。《改革方案》明确了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目标任务以及改革举措,厘清了为什么改、怎么改、通过什么途径、达到什么目标等一系列重大问题。此外,中办、国办印发的《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也汲取了李斌的多项建议。

1986年和1988年,李斌两次被派往德国海卓玛蒂克公司瑞士分公司工作,学习。他以极其刻苦的精神,掌握了数控设备的加工、编程、工艺、维修等四大技能。1995年后,李斌先后担任上海液压泵厂数控车间工段长、上海电气液压气动有限公司总工艺师,他努力消化吸收引进设备,领衔的高压轴向柱塞泵马达国产化关键技术攻关项目,突破了11项关键技术,达到国内领先、国际先进水平,使我国真正拥有国际先进的液压元件制造技术,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近十年来,李斌带领同志们共完成新产品项目102项,申报专利192项,完成工艺攻关350项,设计专用工具、夹具550把,为企业创造效益超过6亿元人民币,为我国液压气动行业的整体水平提高到一个新水平,作出了重要贡献。

图片 1

图为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高压轴向柱塞泵/马达项目核心部件柱塞环,缸体,柱塞 中工网记者白胜利摄

第一位让我知道李斌大名的朋友,是解放日报的周智强同志,他经常来上海社科院参加理论座谈会或者是形势与政策研讨活动。那是上个世纪末的一天下午,在社科院研讨“中国入世面临的挑战问题”,厉无畏、王战、张仲礼等与会著名经济学家尤其担心民族制造业及相关就业将受到的冲击强度和承受力。周智强是个很乐观的人,他说“如果我们能够拥有一大批像劳模李斌这样的技术研发型员工和原创型一线专才,制造业国企应该是完全有竞争力的”。

设备、技术、工艺全套进口,为什么还会出现质量问题?李斌苦苦思索。他照例早早来到单位,开始查阅资料,做了初步推测:可能是进口设备设定的纵横配合补偿参数有误,导致误差累积,使主轴球窝的圆度达不到技术要求。为了验证这个推测,他坐在计算机前,仔细观察刀尖放大200倍后的工作轨迹,发现确实存在着差异。经过反复思考,他重新编写数控加工程序,调整轨迹设定。一番调整后,经过检测,按照李斌新编写的程序加工的主轴球窝与柱塞球的配合吻合。七球窝的球度均可控制在3-5微米,而一根头发丝直径为70-80微米,精度提高了6倍,合格率大幅提高。

1993年起,李斌连续五次被评为上海市劳模,从2000年起,连续四次被评为全国劳模,又先后荣获全国十大杰出工人、中华技能大奖、全国知识型职工标兵、全国十大高技能人才楷模,全国首席金牌工人,上海工匠。2009年被中华全国总工会评为“时代领跑者——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具影响力的劳动模范”,同年被中宣部等六家单位评为全国道德模范。2011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

李斌与太太。

随着在交流培训期间的过人成绩,他引起外国厂商爱才之心,向他许诺众多优厚待遇,却依旧挡不住那颗报效祖国的拳拳之心。远在海外的李斌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向党组织立下决心,一定要全力以赴学好技术,为中国工人争气添光。1991年学成归国之后他如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对自身的要求更高了。

王荣华教授挺喜欢和李斌交流看法,而李斌似乎受他影响,居然关心起智库话题来,于是,我责无旁贷地提供智库型的调研分析报告给李斌参考。因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和李斌成了知己。除了话剧、姚明和“好八连”等我俩见面必然谈及的话题外,他和我的探讨还是集中在其人大履职的主项和强项——产业报国、大国智造,以及如何从政策设计上鼓励企业一线技术专才、行业能手的涌现。

2016年3月5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参加他所在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审议。第二个发言的李斌围绕“加强技工队伍建设刻不容缓的”这一主题,提出要实现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的转变,应当加强技能工人队伍建设的建议,他的建议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呼应,“要以更加开放的视野引进和集聚人才,加快集聚一批站在行业科技前沿、具有国际视野的领军人才。”

李斌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具有知恩图报的爱国情怀,具有爱岗敬业勇攀科技高峰的创新精神,具有甘于奉献的优良品德。他在长期生产工作中形成了具有时代特色、电气特点和丰富内涵的“爱岗敬业、刻苦钻研、勇于创新、无私奉献”的“李斌精神”,激励了新一代技术工人迅速成长。

图片 2

图片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