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官朱瑀公布了窦武要尽杀宦官的奏疏,www.350zh.com大将军、录尚书事

www.350zh.com 1

窦武出生扶风平陵,早年以经术德行闻名关西,是东汉外戚、名士,被誉为党人三君之首,女儿窦妙是汉桓帝的皇后。窦武历任越骑校尉、城门校尉、大将军、录尚书事等职,封爵闻喜侯;他赦免党人、施予贫民、帮助太学生、辅佐朝政,得到士大夫的拥护。窦武后来因与陈蕃谋划铲除宦官之事泄露,兵败自杀,身首异处。人物生平
名扬关西
窦武字游平为东汉初年名臣窦融的玄孙,其父窦奉,曾任定襄太守。窦武年轻时以善习经术有德行而著名,曾经在大泽中教授门生,不谈时政,名声显著于关西一带。
因女而贵
延熹八年,窦武长女窦妙被选进宫中为贵人,以窦武为郎中。同年,冬天,桓帝立窦妙为皇后,窦武升任越骑校尉,封槐里侯,食邑五千户。
施予贫民
延熹九年,拜城门校尉。任职期间,征召名士,廉洁奉公,不接受送礼贿赂,妻子的衣食仅够吃穿而已。当时对西羌连年用兵,粮食歉收,人民饥饿,窦武将所得的赏赐,全部分给了太学生,又用车载粮食和饭菜,在道路施给贫民。
窦武的侄子窦绍,任虎贲中郎将,性情疏懒奢侈。窦武经常很严厉地训诫他,但窦绍还不觉悟,窦武于是上书请求把他撤职,又自我责备不能训导好窦绍,应当首先受罪。从此窦绍便遵守节制,事情不论大小,凡是非法的,都不敢做。
赦免李杜
永康元年,当时宦官专权,名士李膺、杜密等人因党事被逮捕审讯。窦武上书切谏,为李、杜等党人伸冤,认为这些人立忠秉节,志在维护王室,都是国家可靠的人才,朝廷的好助手。认为应当贬黜宦官,根据其罪查处惩罚,剥夺他们的封爵,并任用忠良,分清好坏。上奏后,窦武便称病上还城门校尉、槐里侯的印绶,桓帝不许。又下令赦免李膺、杜密,并将罪轻的党人释放。
这时,海内追求高风亮节的人便互相标榜,为天下名士定出标号。窦武与刘淑、陈蕃合称“三君”。
谋除宦官
同年冬,汉桓帝驾崩。因汉桓帝无子,经侍御史刘鯈建议,窦武与窦妙策划,立十二岁的解渎亭侯刘宏为帝,即汉灵帝。
建宁元年,窦武因功被任为大将军,封闻喜侯。并与太傅陈蕃、司徒胡广共同录尚书事。其子窦机,封渭阳侯,任侍中;侄子窦绍封雩侯,迁步兵校尉,掌管北营五军中的一军;窦绍之弟窦靖封西乡侯,为侍中,监羽林左骑。由窦氏掌权。
窦武自从辅政后,便常有翦除宦官之意,陈蕃也素有此心,他们在朝堂会议时,陈蕃悄悄地对窦武说:“中常侍曹节、王甫等,在先帝时就操弄国家权柄,把天下搞得乌烟瘴气,百姓纷扰,罪祸就是他们。现在不诛杀曹节等人,以后就难办。”窦武非常同意他的想法,陈蕃大喜,用手推开座席而起。窦武于是招引亲信尹勋为尚书令,刘瑜为侍中,冯述为屯骑校尉;又征召被废黜的名士李膺、刘猛、太仆杜密、朱寓等,齐集朝廷,邀请越巂太守荀翌为从事中郎,征召颍川陈寔为掾属,共同商定计策。天下士人闻风没有不振奋的。
同年五月日食,窦武借此为由,请求窦太后诛除宦官,并先下手先诛杀中常侍管霸、苏康,还要动手杀曹节等人,窦太后犹豫未决,拖延了时间。
迟疑败死
八月,刘瑜写信劝窦武、陈蕃立即动手,以防意外之变。窦武马上着手准备,罢免了黄门令魏彪,以亲己的小黄门山冰代之,将狡猾的长乐尚书郑飒关进北寺狱。陈蕃建议立即杀了郑飒,窦武不同意,命令山冰等人审问之,供辞连及曹节、王甫等宦官,窦武打算将其一并上奏收捕。
是夜,窦武归府住宿时,宦官朱瑀得知消息,偷看了他的奏章,骂道:“宦官放纵非法的当然可以杀。我们这些人有什么罪呢,何以应该一起族灭?”因此大呼喊道:“陈蕃、窦武奏请太后废帝,这是大逆不道!”在晚上立即召集他的亲信强壮有力的长乐从官史共普、张亮等十七人。曹节听说后,惊慌失措,于是挟持灵帝,关闭宫门,胁迫尚书官属写诏,任命王甫为黄门令,持节到北寺狱收捕尹勋、山冰等人。山冰怀疑,不接受,王甫于是杀山冰及尹勋,并释放了郑飒。接着劫持窦太后,夺去玺书。并使郑飒等持节收捕窦武等人。窦武不奉诏,驰入步兵营,射杀使者,并召集北军数千人屯于都亭下,对军士下令:“黄门宦官反叛,尽力诛杀的封侯重赏。”
王甫矫诏令少府周靖行车骑将军,假节,当时护匈奴中郎将张奂刚刚率军回师,不明状况,被王甫利用,命其与周靖率五营军士讨伐窦武。深夜,王甫率领虎贲、羽林、厩马刍、都侯、剑卓戈士,共一千多人,出屯朱雀掖门,与张奂等的部队会合。次日早晨,两军对阵于阙下。王甫的军士逐渐增多,对窦武之军喊道:“窦武反,你们都是禁兵,应当保卫宫省,为什么跟着反叛的人呢?先投降的有赏!”营府军士素来畏服宦官,到了中午,窦武之兵几乎散光了。最后,窦武被围,自杀,被枭首于洛阳都亭。他的宗亲、宾客、姻属都被杀害。家属被流放遥远的日南郡。窦太后也被软禁于云台。
曾任窦武大将军府掾属的胡腾,独自为窦武殡敛行丧,因此也被禁锢。窦武孙子窦辅,经胡腾和令史张敞一起帮助才得以生还。
中平六年,汉献帝遣使追悼祭祀陈蕃、窦武等。窦武的故事 窦氏之祥
当初,窦武的母亲生窦武时,同时生下了一条蛇,便把蛇送入山林中。后来窦武的母亲去世,埋葬时还未下棺,有条大蛇自林中出来,直到丧地,用头击柩,涕血双流,俯仰盘屈,表现出极尽哀泣的样子,好一会儿才离去。当时人知道的都认为是窦氏的祥瑞。
游平卖印
桓帝初年时,京师有童谣说:‘游平卖印自有评,不避贤豪及大姓。’窦武字游平。辅政后即与陈蕃齐心协力,只表彰有德行的贤人,旧臣豪族都感到绝望。”窦武的子女
女儿窦妙,汉桓帝第三任皇后。历史评价
卢植:今足下之于汉朝,犹旦之在周室,建立圣主,四海有系。论者以为吾子之功,于斯为重。天下聚目而视,攒耳而听,谓准之前事,将有景风之祚。
陈蕃:大将军忠以卫国。
王甫:窦武何功,兄弟父子,一门三侯?又多取掖庭宫人,作乐饮宴,旬月之间,赀财亿计。大臣若此,是为道邪?
张奂:故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或志宁社稷,或方直不回,前以谗胜,并伏诛戮,海内默默,人怀震愤。
曹操:武等正直,而见陷害。
慕容皝:窦武、何进,好善虚己,贤士归心,虽为阉竖所危,天下嗟痛,犹有能履以不骄,图国亡身故也。
范晔:①窦武、何进借元舅之资,据辅政之权,内倚太后临朝之威,外迎群英乘风之势,卒而事败阉竖,身死功颓,为世所悲,岂智不足而权有余乎?《传》曰:‘天之废商久矣,君将兴之。’斯宋襄公所以败于泓也。②武生蛇祥,进自屠羊。惟女惟弟,来仪紫房。上惽下嬖,人灵动怨。将纠邪慝,以合人愿。道之屈矣,代离凶困。

谋除阉人

返回目录

灵帝继位后不久,朝局逐渐稳定下来,陈蕃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了,就和窦武秘商说:“曹节、王甫等人,自先帝时代就操弄国柄,胡作非为,如果不趁早铲除,将来必生祸患!”从此外戚就和士大夫就联起手来,向宦官势力展开了猛烈的进攻。

www.350zh.com 1

陈蕃:大将军忠以卫国。

窦武,字游平,扶风平陵人。他是东汉初年安丰戴侯窦融的玄孙,其父窦奉曾做过定襄太守。
窦武从青年时起就潜心钻研经学,教授学生,对于政治漠不关心。延熹八年,汉桓帝选其长女窦妙入宫,封为贵人,拜窦武为郎中。同年十月,窦妙被立为皇后,窦武因此升任越骑校尉,受封槐里侯。一年后,窦武改任城门校尉,“在位多辟名士,清身疾恶,礼赂不通,妻子衣食裁充足而已”【注:见《后汉书·窦武传》】。虽然贵为外戚,却清正廉明,颇有学者、君子之风。他把皇帝皇后给他的赏赐全部分赠给太学生们,有时还在道旁设点放饭,救济贫民。子侄们如有奢侈行为,他能够严加管束。
窦武出仕之时,东汉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十分尖锐。宦官专权,选举不实,贿赂公行,政治黑暗,终于酿成了驰名古今的“党锢之祸”。延熹九年,以李膺、陈蕃为首的开明官僚在数百名太学生的支持下,不断地在舆论上抨击宦官。宦官们认为这些人结党营私,便挑唆汉桓帝镇压党人,逮捕李膺、杜密等二百余人,太尉陈蕃也被免职。窦武对此愤愤不平,永康元年,上
书汉桓帝为李膺等辩冤。奏折中指责汉桓帝在重蹈秦二世的复辙,如此下去,赵高政变的事情不久就会发生。建议对于宦官应该究其罪,夺其封;任用忠良,明辩善恶。呈上奏折的同时,窦武将城门校尉、槐里侯的印绶交上去,表示了宁肯不做官也要直言劝谏的决心。桓帝不准他辞职,下令释放二百多位在押的党人,遣归乡里,禁锢起来,再不许为官。
这年冬天,汉桓帝病死,无子继位。窦武拥立河间王刘开的曾孙刘宏即位,是谓汉灵帝。汉灵帝初立,以窦妙为皇太后,提升窦武为大将军,改封闻喜侯。其子窦机、侄窦绍、窦靖皆升官封侯。灵帝即位时年仅12岁,窦武执掌朝政,他常有翦除宦官的打算,太傅陈蕃也有此意。他们首先将志同道合者尹勋、刘瑜、冯述等安插在政府的要害部门,又将李膺、杜密等解除禁锢,委以朝官。共同定计,等待时机。建宁元年五月,发生了日食,陈蕃借题发挥,劝窦武立即采取措施行动起来,于是,窦武给女儿窦太后建议将宦官全部杀掉;窦太后认为有罪的可杀,怎么能全杀呢?窦武先将管霸、苏康杀掉,然后继续请求处死曹节等;窦太后犹豫不决。
到了八月,窦武、陈蕃等进一步采取措施,撤换宦官总管魏彪,逮捕长乐尚书郑飒,从其口供中取得足以处死曹节、王甫等宦官的罪证,然后上
书窦太后,要求逮捕曹节、王甫等人。九月七日,窦武休假回府,宦官朱瑀公布了窦武要尽杀宦官的奏疏,曹节、王甫等人趁机发动政变,劫持窦太后,夺得玉玺。他们调动军队把守宫门;释放郑飒并让他持节逮捕窦武。窦武逃至步兵营,与其侄窦绍率军与宦官对抗。王甫发兵围攻窦武,并且打着皇帝的招牌,指控窦武谋反。于是,窦军官兵纷纷向王甫投降,窦武、窦绍陷于绝境,自杀身亡。同一年,陈蕃、刘瑜、冯述等也遭杀害。事后宦官们捕杀窦氏亲属宾客,迁其残余家属于日南郡的比景(故治在今越南洞海西北)。过了一年,曹节等又杀害李膺、杜密等一百多人。受株连被处死、放逐、禁锢者有六七百人。

陈蕃、窦武本都是同情党人的,上台以后,即刻下令解除各地对党人的禁锢,然后重新起用被宦官们看作眼中钉的李膺、杜密、尹勋等人。宦官们为此惶惶不可终日,生怕李膺等人的屠刀再度落到自己和自己家族成员的头上来。

九月初,窦武没有在宫中值宿,而是回府住宿。掌管机要文件的人事先己知道了消息,便报告了长乐宫五官史朱瑀,朱瑀趁机偷看了窦武的奏章,骂道:“对于恣意放肆的宦官,自可诛杀,我等何罪之有,竟要将我等杀尽灭族。”于是,朱瑀连夜召集平素亲信和身体健壮的长乐宫宦官共普、张亮等十七人,歃血结盟,合谋诛杀窦武等人。曹节闻讯惊起,跑去向皇帝报告:“外面情况紧急,请陛下到德阳前殿防御。”并让皇帝拔出宝剑,踊跃壮胆。让乳母赵娆等人拥围在皇帝身边,取出印信,关闭宫门。并召集尚书府的官员,用利刃胁迫他们写诏书,任命王甫为黄门令。王甫手持符节,去北寺狱收捕尹勋、山冰。山冰疑为伪诏,拒不受命。王甫当场杀了山冰和尹勋,放出了郑飒;还兵时在南宫劫持了太后,夺取了印绶;命令中谒宦官守卫南宫,关闭宫门,断绝通道。再派郑飒等持节与侍御史为使者,一起去收捕窦武等人。窦武拒不受诏,飞驰进入步兵营,与他的侄子步兵校尉窦绍一起,射杀了使者。同时,召集北军五校士数千人把守都亭,并对士兵说:“黄门、常侍造反,凡尽力杀敌者封侯重赏。”

册封:闻喜侯

然而窦武比梁冀要有出息得多,他立刻率领门客、仆人从后门杀出,逃进侄子窦绍掌握的北军营中,召集士兵们说:“宦官们现已谋反,与我同心协力,将其诛杀的,有封侯重赏!”中黄门不敢强攻北营,只好匆匆退去,严守内宫。

如今,窦太后就把大小政事都交给陈蕃处理。而陈蕃也与大将军窦武一道,同心协力,辅佐王室。他们征召并起用天下有名望的贤士,如李膺、杜密、尹勋、刘瑜等,让他们不但在朝廷担任要职,还让他们共同参与重大政事的处理。由是,天下士人无不感到有了希望,都引颈期盼太平盛世的出现。而此时,汉灵帝刘宏的乳母赵娆和一些女官,日夜围绕在窦太后的身边;而中常侍曹节、王甫等人也与之相互勾结,谄媚太后,他们把太后服侍得很舒坦。于是,太后对他们也格外宠幸,数次下诏,给这些人封官晋爵。而陈蕃、窦武对这些卑鄙小人却深恶痛绝。一天朝堂集会,陈蕃私下对窦武说:“曹节、王甫等人从桓帝时就操弄朝政,扰乱天下,如果现在不将他们杀掉,今后除之更难。”窦武深以为然。陈蕃得到窦武的首肯,不禁大喜,当即推案而起。由是,窦武结纳志同道合的尚书令尹勋等人共商大计。这时,正好发生了日食的天象变化,陈蕃对窦武说:“昔日御史大夫萧望之败在一个宦官石显的手上,何况如今有几十个石显。我以八十岁的年纪,想为将军除害,现在可以借助日食的天象异变,罢黜宦官,消弥隐患,以防天变。”窦武便对窦太后说:“按照旧例,黄门、常侍这样的宦官,只负责宫廷门户,主管宫内各署的财物;如今却让他们参与政事,委以重权。他们则安排子弟党羽,专门干一些贪赃暴虐之事。现在天下舆论汹汹,正是因为这些事情。应当将他们全部诛杀废除,以使朝政清明。”太后说:“自汉朝开国以来,世代都有宦官。但只应该诛杀有罪的,怎么可以全部废掉呢?”于是,窦武只好收捕了在内宫专权的中常侍管霸、苏康等人,并处以死刑。窦武几次请求诛杀曹节等人,因为窦太后犹豫不忍,所以事情久拖不办。陈蕃也上了奏折,奏道:“当今京城舆论纷纷,路人喧哗,都说侯览、曹节、公乘昕、王甫、郑飒等,与赵娆及诸女尚书一起祸乱天下。附从他们的则升官晋爵,违背他们的则中伤陷害。现在朝中群臣如同河中漂木,东漂西流,贪图俸禄,畏惧权势。如果陛下现在不赶快诛灭他们,必然会发生祸乱,危及社稷,其灾祸难以估量。老臣恳请陛下把臣的奏章宣示左右近臣,并让天下所有的奸臣都知道老臣对他们的痛恨。”陈蕃的诤诤直言可谓光明磊落,掷地有声。但太后没有采纳。

蔡东藩:①及桓帝告崩,窦后临朝,陈蕃有德于窦后,而进列上公,窦武更位极尊亲,手握兵柄,二人同心,协谋诛奸,好像叱嗟可办;然必若无其事,密为掩捕,使妇寺无从准备,一举尽收,然后奏白太后,声罪加诛,吾料太后亦不克不及不从,消除宫禁,原反手事耳!计不出此,乃徒向太后唠叨,促令锄奸,何其寡谋乃尔?且陈蕃疏中,固尝云危言极意,则群凶侧目,祸不旋踵,彼既明知诛恶之宜速,办事之宜慎,怎样尚请宣示阁下耶?谋之不臧,语且抵牾,识者已知其无能为矣。②窦武之死,其失在玩;陈蕃之死,其失在愚。彼曹节王甫等,蟠踞宫庭,根深蒂固。太后裔主,俱在若辈控制当中;纵然谋出万全,尚恐有所顾忌,怎样事已发生发火,尚出轻心耶?武之误事不一端,而莫甚于出宫归府,不先加防;蕃与武谋害已久,仍不克不及为万全之计,至闻变今后,徒率官属诸生,持刃入承明门,岂寥寥八十余人,遂足诛锄阉党乎?诛阉缺乏,送命不足,何其愚也?但是二族之横被诛夷,迹固可悯,而实由自取。

 汉灵帝刘宏,本是章帝刘炟的玄孙、河间孝王刘开的曾孙,世袭解渎亭侯,算是汉桓帝的堂侄。桓帝驾崩,没有子嗣,已经升格为皇太后的窦妙与其父窦武商量,仍从河间国选择一位王子,继承皇帝的宝座。这一殊荣,最终落到年仅12岁的刘宏头上。

当时,监护匈奴中郎将张奂被征召回到京城,曹节等认为张奂刚到京,不知政变内幕,便假传诏令,以少府周靖代理车骑将军,持符节,令张奂率领五营士兵讨伐窦武。天刚亮,王甫率领虎贲、羽林军等合计一千多人,出朱雀掖门布防,与张奂等会合以后,又悉数把军队开到宫阙下,与窦武对峙。王甫兵势渐盛,便命士兵大声向窦武军队喊话:“窦武反叛,你们都是禁军,理当保卫宫廷,为何跟随反叛之人?先降者有赏!”营府的士兵向来害怕宦官,于是,窦武营中军心动摇,开始有少数人投降了,从清晨到早饭时,窦营中的士兵几乎都投降了。可见在古代,挟天子以假传圣旨有多大的威力。窦武和窦绍只好只身逃亡,在军队的包围追捕下,两人都自杀了,他们的头被悬挂在他们曾把守的都亭上。得胜的宦官收捕了窦氏的宗亲、姻亲和宾客,一个不留,全部杀掉。侍中刘瑜、屯骑校尉冯述都被灭族。虎贲中郎将河间人刘淑、前尚书会稽人魏郎,被宦官诬陷与窦武串通同谋,被逼自杀。窦太后被迁入南宫。自公卿以下,凡陈蕃、窦武举荐的人,以及他们的门生故吏,一概免官禁锢。

桓帝初年时,京师有儿歌说:‘游平卖印自有评,不避贤豪及大姓。’窦武字游平。辅政后即与陈蕃齐心协力,只赞誉有品德的圣人,旧臣豪族都觉得无望。”

卫士们被陈蕃的气概所震慑,纷纷后退,然而宦官们可不管什么大义、小义,很快就赶散了陈蕃的队伍,把他捆绑起来押送北寺监狱,当夜就将其杀害了。此刻,宦官们控制着宫廷禁军,窦武控制着数量多出敌人数倍的北军,只等天亮,就会展开一场大厮杀,宦官们的赢面实在相当之小。然而宦官们手中握有皇帝这个法宝,最终调来了能取大将军窦武性命的刽子手,那就是刚从西凉战场上征讨叛羌归来的护匈奴中郎将张奂。

在东汉末期的汉灵帝建宁元年,东汉宫廷发生了一场十分惨烈的重大事变,朝官和宦官兵戎相见、武力相向,经过殊死搏斗,在一片血雨腥风中,正直的朝官都遭到诛杀,而宵小宦官却以胜利告终。尽管东汉末期朝政荒废,但在官僚集团中,仍有不少忧国忧民的正直之士,他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想改变朝政江河日下的局面的,可惜能力所限,回天乏术。虽然朝官集团在这场宫廷血战中失败了,但留下来的悲惨历史、沉痛教训,对我们认识历史上的上层政治斗争还是有一定意义的。

王甫矫诏令少府周靖行车骑将军,假节,事先护匈奴中郎将张奂方才率军回师,不明状态,被王甫应用,命其与周靖率五营军士诛讨窦武。深夜,王甫带领虎贲、羽林、厩马刍、都侯、剑卓戈士,共一千多人,出屯朱雀掖门,与张奂等的军队齐集。越日晚上,两军对阵于阙下。王甫的军士逐步增加,对窦武之军喊道:“窦武反,你们都是禁兵,应当守卫宫省,为何随着作乱的人呢?先投诚的有赏!”营府军士夙来畏服阉人,到了正午,窦武之兵险些散光了。最初,窦武被围,自尽,被枭首于洛阳都亭。他的宗亲、来宾、姻属都被戕害。眷属被放逐悠远的日南郡。窦太后也被幽禁于云台。

陈蕃字仲举,平舆〔今河南汝阳〕人,为官多年,清廉正直,虽然年已七旬,却依旧精神矍铄。据说他年仅15岁的时候,独居一室,日夜攻读,没有时间收拾房屋,结果院中杂草丛生。有一次,他父亲的朋友、郡功曹薛勤来访,见状责备他说:“小子,贵客到来,为何不好好地洒扫一番庭院呢?”陈蕃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大丈夫立世,当扫除天下,怎能扫此一室?!”这句豪言壮语,时常受到当时人们的赞颂。

陈蕃听说窦武有难,即率属官与门生八十余人,手执宝剑,冲入承明门。来到尚书门前,陈蕃振臂呼叫:“大将军忠心卫国,是黄门宦官反叛,为何说窦氏大逆不道?”王甫这时从尚书门出来,与陈蕃相见,正好听见呼叫,就指责陈蕃说:“先帝去世不久,陵墓还没完工,窦武有何功,竞得到兄弟父子三人同时封侯!还设宴奏乐,从宫中带走不少宫女,十天之内,耗资财巨万,这样的大臣就是邪道!你身为宰辅,苟相结党,还来为窦贼喊冤?”遂命武士收捕陈蕃,陈蕃手执宝剑,声色俱厉,呵斥王甫。可怜年老的陈蕃哪里是武士的对手,被武士捉住后押到北寺狱。黄门从官一边用脚踢陈蕃,一边骂道:“死老鬼!看你还能裁减我们的员额,削夺我们的薪俸不!”并在当天就将陈蕃杀死。

窦武小我作品

到了九月份,宫内的空气越来越是紧张,为首的宦官们纷纷行动起来,准备与其等死,不如奋而一搏。长乐五官史朱瑀、中黄门王尊、长乐谒者滕是、长乐食监王甫,以及从官史共普、张亮等掌权宦官秘密歃血为盟,想要诛除窦氏家族。而窦武在控制住了京城及其附近的卫戍部队以后,也想进一步掌控禁卫军,以达到架空和最终扫除宦官的目的。他首先派自己的侄子窦绍担任北军步军校尉,派心腹妆述担任北军屯骑校尉,然后免去原黄门令、宦官魏彪的职务,代之以自己的心腹宦官、小黄门山冰。

时皇帝年幼,由窦太后临朝听政。任命窦武为大将军,前太尉陈蕃为太傅,并行使尚书职权。陈蕃在汉桓帝时就是一个朝野皆有影响的名臣,敢于仗义执言,匡扶正义。任职太尉时,就支持正直干事的官员,限制宦官的恶行,而得到朝官的拥护,遭到宦官的痛恨。窦太后在被汉桓帝册封为皇后时,曾得到陈蕃的鼎力相助。因此,太后执政后感念陈蕃,特封其为高阳乡侯,陈蕃上表推辞,太后不许。陈蕃上表固辞,前后十次,竟不受封。

窦武字游平为东汉初年名臣窦融的玄孙,其父窦奉,曾任定襄太守。窦武年轻时以善习经术有品德而有名,曾经在大泽中传授先生,不谈时政,名声明显于关西一带。

宦官、外戚和士大夫之间的斗争,循环多次后终于落下了帷幕。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外戚大将军何进被杀,不久以后,宦官们也被斩杀殆尽。但取得最后胜利的并不是士大夫,而是披着士大夫外衣的地方军阀。这些人以袁绍和曹操等世家出身的子弟们为首,本身就和宦官们有着数不清的瓜葛,因此他们更加了解宦官,知道想要消灭这些阉人,必须手握军队,并且必须藐视皇权。因为宦官们本身并没有什么能量,他们的力量都是皇帝授予的。身在皇帝身边的宦官们,最容易借助皇帝之势,如果太把皇权当一回事,宦官们永远都不会被铲灭。

“于是群小得志,士大夫皆丧气。”(见《资治通鉴.汉纪四十八》)“当是时,凶竖得志,士大夫皆丧其气矣。”(见《后汉书.窦武列传》)尔后,在宦官集团的弄权中,东汉王朝迅速走向了衰亡。

这时候,海内寻求高风亮节的人便互相标榜,为世界名流定出标号。窦武与刘淑、陈蕃合称“三君”。

皇帝年幼,窦太后临朝称制,升任窦武为大将军,主持朝政。窦武颇有邓骘、梁商之风,既不擅权,也不违法,更加礼敬士大夫,人望很高。最使官僚和太学生们看重的,是他并不和内廷的宦官们相勾结。以太傅陈蕃为首的朝官们普遍认为,铲除掌权宦官的时机已经来到了。

当月,星象出现异变。侍中刘瑜向来善观天象,发现星象对大臣不利,便上书太后道:“如今的星象异变按照《占书》所说,是宫门应当紧闭,这不利于将相,奸人就在君主身旁,希望太后紧急防范。”又写信给窦武和陈蕃说,星辰错乱,对于大臣不利,应当立即决断大计。由是,窦武、陈蕃也抓紧进行了对司隶校尉等重要职位的一系列人事调整和布防。并奏请太后免除了黄门令魏彪的职务,而以窦武亲信的小黄门山冰代之。接着让山冰奏请收捕长乐宫尚书郑飒,并押送到北寺狱。陈蕃对窦武说:“这些家伙应当赶快杀掉,为何还要再审讯?”窦武不同意,命令山冰、尹勋及侍御史祝瑨分别审讯郑飒,供词牵连到曹节、王甫等人。尹勋、山冰随即奏请收捕曹节等,并让侍中刘瑜向皇帝报告。

施予穷人

窦武身为大将军,兵权在握,想要杀掉内廷几个宦官,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然而他虽然身为外戚,却满脑子士大夫的迂腐思想,凡事要按程序来办。窦武首先进宫去见女儿、皇太后窦妙,请她下诏废除全部宦官。窦妙居住深宫,整天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都是宦官,怎么舍得把他们全都赶走呢?于是敷衍说:“我朝开国以来,世代都用宦官,顶多杀一两个有罪的,怎能全部废除呢?”

展开剩余81%

游移败死

既然太后露了一点口风,窦武就可以便宜从事了,他立刻逮捕并且杀死了中常侍管霸和苏康——此两人向来专横独断,但最重要的是,他们曾劝说窦妙不要杀尽桓帝留下来的嫔妃贵人,先拿他们开刀,太后窦妙不会作丝毫拦阻。第一步行动获得了圆满的成功,窦武就进而请求诛杀权势最大的宦官曹节、王甫等人,可惜这次窦太后却坚决不肯答应了。

汉桓帝永康元年十二月,桓帝驾崩,皇后窦氏被尊为皇太后。因汉桓帝无嗣,窦太后便与其父城门校尉窦武商议定策,立河间王之曾孙,年仅十二岁的解渎亭侯刘宏为嗣。建宁元年正月,由窦武持节,在夏门亭用皇帝车驾将刘宏迎接进皇宫,即皇帝位,是为汉灵帝。改永康年为建宁年。

别号:窦游平

此时此刻,太傅陈蕃也听到了政变的消息,因为皇帝还在宦官们手中,陈蕃感觉即便最终己方成功,怕也会落个攻击天子的名声。为了向天下证明自己行为的正当性,他带着门人弟子80余人冲向内宫。守门卫士问他为何无诏闯宫,陈蕃大声回答说:“当初晋国大夫赵鞅带兵入宫,铲除了君主身边的奸佞,所以孔子认为赵鞅无过有功。这是春秋大义,你们不明白吗?!”

在这场血雨腥风的宦祸中,朝官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而宦官从此更加骄横跋扈。曹节升任长乐卫尉,封高阳侯;王甫升中常侍、仍任黄门令;朱瑀、共普、张亮等六人都被封为列侯,十一人封为关内侯。张奂迁升为大司农,并以功封侯,但张奂深恨被曹节所蒙蔽,坚决推辞,不肯受封。

名扬关西

建宁元年〔168〕八月,雒阳地区发生了日蚀,陈蕃趁机催促窦武说:“月亮侵蚀太阳,是小人在君主身边作奸弄权的象征。当初孝元皇帝时候,御史大夫萧望之竟然遭一个宦官石显所害,被迫自尽。当今的李膺、杜密等人,也被宦官陷害,祸及妻小。大将军绝对不能听之任之,应该及早下手铲除。现在正好趁着日蚀的机会,铲除宦官势力,以回应上天的警告。”

东汉末年以曹节为首的“十常侍”为何能得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