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宋军已经攻克宿州外围的灵壁、虹县,而且借得的箭

图片 2

毕再遇出身将门,父亲毕进曾是岳飞的部下,他亦自小力大惊人、武艺超群,深得宋孝宗赏识。毕再遇担任过武功大夫、京东招抚司事、骁卫大将军、武信军节度等职,在开禧北伐时军功第一,又参与六合大捷、解围楚州,名震金国。约1217年,毕再遇去世,追赠太师,谥号“忠毅”。人物生平
将门之后
毕再遇父亲毕进,在建炎年间跟从岳飞护卫八陵,转战江、淮之间,积官至武义大夫。毕再遇因恩荫补官,隶属侍卫马司,武艺超群,能拉开二石七斗的弓,反手能拉开一石八斗的弓,徒步能射二石,骑马能射二石五斗。宋孝宗召见他,十分高兴,赐给他战袍、金钱。
开禧北伐
开禧二年,朝廷下诏北伐,由殿帅郭倪招抚山东、京东,派毕再遇和统制陈孝庆攻取泗州。毕再遇请求选新招的敢死军为前锋,郭倪给他八十七人。招抚司限定进兵的日期,金人听说后,关闭了榷场,阻塞泗州城门防备。
毕再遇说:“敌人已经知道我们进兵的日期了,兵以奇取胜,应该早一天进兵出其不意。”陈孝庆同意。毕再遇用酒食招待士卒,用忠义激励他们,进兵逼近泗州。泗州有东西两城,毕再遇下令把战旗、舟楫排列在石..下,如果想攻打西城,就亲率部下从陡山直奔东城南角,先登上城墙,杀死数百敌人,金兵大败,守城的人打开北门逃走。西城仍在坚守,毕再遇打出大将旗,大声喊道:“大宋毕将军在此,你们是中原遗民,可速来归降。”不久淮平知县献城投降,于是泗州两城都被宋军占领。
郭倪来犒劳将士,拿出御宝刺史牙牌授予毕再遇,毕再遇推辞说:“国家在黄河以南有八十一州,现在夺回泗州两城就得到一个刺史的官职,以后还用什么来赏赐?况且招抚能得到朝廷几个牙牌前来?”他坚决推辞不接受,不久被任命为环卫官。
名震金国
郭倪调李汝翼、郭倬攻取宿州,又派陈孝庆等接应他们。命令毕再遇率四百八十名骑兵为先锋攻取徐州,毕再遇到虹县,遇到郭倬、李汝翼的兵卒带伤而回,就问他们,他们就说:“宿州城下是大水,我军失利,统制田俊迈已被敌人擒获了。”
毕再遇督军疾驰,驻扎在灵壁,遇到陈孝庆在凤凰山驻兵,陈孝庆将率军撤退,毕再遇说:“宿州虽然没取胜,但兵家胜负不定,怎能自己挫伤自己!我奉招抚的命令攻取徐州,借道到此,我宁死在灵壁的北门外,不死在灵壁的南门外。”恰好郭倪给陈孝庆送来书信,命令他率军回来,毕再遇说:“郭倬、李汝翼军队溃败,敌人一定会尾追而来,我应该自己抵御敌人。”金人果然派五千多骑兵分两路追来,毕再遇令敢死军二十人守灵壁北门,自己率兵冲入敌阵。
金人看见他的将旗,大喊“毕将军来了”,就逃跑。毕再遇手挥双刀,渡水追击,杀死很多金兵,他的铠甲和衣服都被染红,追击敌人三十里。有个持双铁锏的金将跃马上前,毕再遇用左手刀挡住他的锏,用右手刀砍他的肋,金将落马而死。宋军从灵壁出发,毕再遇独自留下没动,他估计宋军已走出二十多里,就火烧灵壁城。众将问:“晚上不烧,现在烧,为什么?”毕再遇说:“晚上点火能照见我们的虚实,白天的烟尘可挡住敌人的视线,敌人已经失败不敢逼近我们,宋军才可以安心行军,没有担忧。你们怎么知道兵易进而难退的道理呢?”
收复盱眙
毕再遇回到泗州,因军功第一,从武节郎超升为武功大夫,被任命为左骁卫将军。这时丘崈接替邓友龙任宣抚使,传檄文让郭倪回维扬,不久丢弃泗州。命令毕再遇回盱眙,并任盱眙军知军,不久改为镇江中军统制,仍任盱眙军知军。他因为凤凰山的功劳,被授予达州刺史。这年冬,金人以步、骑兵数万,战船五百多艘渡过淮河,停泊在楚州、淮阴之间,宣抚司传檄文让毕再遇援助楚州,派段政、张贵代替他守盱眙。毕再遇离开盱眙后,段政等惊慌溃退,金人进入盱眙;毕再遇又收复盱眙,被任命为镇江副都统制。
激战六合
金兵七万在楚州城下,有三千人在淮阴看护粮草,又有三千艘载粮船停泊在大清河。毕再遇探知后说:“敌人是我们的十倍,我们难以力胜,可用计攻破敌人。”于是派统领许俊从小路奔淮阴,晚上二更时士兵口中含枚,鸦雀无声地到达敌营,他们每人携带火种潜入,埋伏在五十多处粮车之间,听到哨声就放起火,金军惊慌逃窜,乌古伦师勒、蒲察元奴等二十三人被活捉。
金人又从黄狗滩渡过淮河,涡口守将望风而逃,濠、滁二州相继失守,金人攻破安丰。
毕再遇对众将说:“楚州城坚兵多,敌人粮草已空,所担心的只有淮西。六合是最重要的,敌人一定会集全力攻打它。”于是率兵赶赴六合。不久命令他节制淮东军马。金人到竹镇,距六合二十五里。毕再遇登上城墙,偃旗息鼓,在南土门设下伏兵,弓箭手排列在土城上,金军刚接近堑壕,宋军众箭齐发,出城迎敌,听到战鼓声,城上旗帜并举,金人慌忙逃跑,宋兵追击,大败敌人。
金国万户完颜蒲辣都、千户泥庞古等率十万骑兵驻屯在成家桥、马鞍山,进兵围六合城数重,想烧毁堤塘木,决开堑壕的水,毕再遇命令用强弩射退敌人。不久,金国都统纥石烈种塔合兵进攻更急,城中箭已用尽,毕再遇命令人打开青盖往来于城上,金人以为是宋军统帅,争相射箭,一会儿城墙上的箭像刺猬一样,宋军得到二十多万支箭。纥石烈种塔率兵退走,不久又增兵围城,城的四面金军营帐绵延三十里。毕再遇命令在城门口奏乐向金军表明宋军很悠闲,又时常派奇兵袭击金军。金军昼夜不得休息,就退去。毕再遇估计金军将会再来,就亲自领兵夺下城东的野新桥,出现在敌后,金军就逃走,他追军到滁州,赶上大雨雪,就回来了。获得金军骡马一千五百三十一匹、鞍六百套,很多铠甲、旗帜。毕再遇被授予忠州团练使。
解围楚州
开禧三年,毕再遇被任命为镇江都统制兼权山东、京东招抚司事。他回到扬州,被授予骁卫大将军。金兵围楚州已经三个月,列营六十多里。毕再遇派将分道阻击金兵,军威大振,解去楚州之围。
毕再遇兼任扬州知州、淮东安抚使。扬州有北方兵二千五百人,毕再遇请求让他们分别隶属建康、镇江军,每队不超过数人,使他们不能谋反。他又改造出轻便的铠甲,铠甲长不过膝,袖长不过肘,头盔也减轻重量,马甲换成了皮革的,车牌换成木制的并在它下面安转轴,使一个人的力量可推可举,务必使车便捷不使它沉重。敢死军,本是乌合亡命的军队,毕再遇能驾驭使用他们。陈世雄、许俊等都是毕再遇推荐的。张健雄仗自己勇武而桀骜不驯,毕再遇列出他的罪状上奏给朝廷,朝廷下令按军法杀死张健雄,众将都畏服。
生荣死哀
嘉定元年,毕再遇被任命为左骁卫上将军。同年,“嘉定和议”修成,毕再遇多次要求解甲归田,宋宁宗下诏不允,让其任保康军承宣使。不久又让他带职奏事,任提举佑神观。
嘉定四年二月,毕再遇遭到言官弹劾,先“降一官”。继而再遭劾奏,于是被免去提举佑神观之职。
嘉定六年,转为提举太平兴国宫。
嘉定十年,四月,金军再次南犯。年近古稀的毕再遇,已无力效命疆场,升以武信军节度使衔致仕。在湖州霅溪辞官归居。约在此年,毕再遇逝世,享年七十岁。
嘉定十一年,毕再遇被追赠为太尉。其后累赠太师,谥号“忠毅”。毕再遇与岳飞谁厉害
杀掉岳飞不是一件小事。从传统来说,是宋朝抑制武将的体现,从当世来说,是宋高宗怕岳飞迎回钦徽二帝的担忧。杀了岳飞,就是扑灭抗金的火焰,所有的武将都受到严厉的抑制,在民间也形成了一种学武将来不会有出息的风向标,所以,能够继承岳飞衣钵的人,真是非常之少。
也不能说岳飞的精神就失传了,后世还真出现过一个无论战功气魄和能力都与岳飞有高相似度的战将,他就是出现在韩侂胄开禧北伐中的毕再遇。
传说岳飞能拉三石之弓,堪称有史第一,而毕再遇稍微差点,大概是两石七斗,反手一石八斗,徒步能射两石,骑射能射两石五斗!人物评价
总评
毕再遇容貌魁伟,早就以拳力闻名。那时正值承平罢兵之际,他的才勇无所体现。一旦边事兴起,诸将在金兵面前望风而逃,毕再遇的威名才显现出来,并成为名将。
历代评价
丘崈:泗州有精兵万六千人,守将毕再遇者,新立功,士心畏服,虏兵若来与战,未必不胜。然亦不能保其必胜,则是胜与不胜,未可前知也。
楼钥:①惟卿沈鸷之资,拳勇自夺,身经数载,最多汗马之劳。赏不逾时,亟上廉车之峻,领京口戎旃之寄。镇淮堧制阃之雄,深明保障之图。日讲留屯之策,流民寖复。(《福州观察使镇江府驻劄御前诸军都统制兼知扬州毕再遇乞奉祠不允诏》)②卿以拳勇之资,挟忠毅之气。抚士最为得众,遇敌几于无前。外则营垒之不哗,内则里闾之甚靖。(《镇江府都统制毕再遇乞归田里不允诏》)
真德秀:①卿防自戎行,久董师律,威震夷貊,勇闻江淮。而能慕古人知止之风,察天道亏盈之戒。便朝入对,亟请奉祠,可谓善处功名之间矣。(《赐保康军承宣使左骁卫上将军镇江都统兼知扬州淮东安抚使毕再遇乞畀在外宫观差遣不允诏》)②卿忠勇票锐,为国爪牙。布宣王灵,指授将略。卒荡平于群丑,以绥靖于一方。捷奏踵闻,威声大振。(《赐毕再遇荡平淮防显有劳》)
吴泳:敌之长技,惟在于马。长淮边面,率多平旷,敌马易于驰骤。中国所以制马之具,亦岂无防?……近世毕再遇、扈再兴之徒,犹能募敢死军,用麻扎刀以截其胫。或淤洳其田以为陂塘,或纵横其畆以为沟洫,皆是制马良防宜。
叶绍翁:淳熙间,以勇名于军。精悍短健,盖骁将也。
罗大经:开禧用兵,诸将皆败,唯毕再遇数有功。
脱脱:①再遇姿貌雄杰,早以拳力闻,属时寝兵,无所自见。一旦边事起,诸将望风奔衄,再遇威声始著,遂为名将云。②陈敏善守,毕再遇善战。

八百年前的五月,两淮大地阴雨连绵,在望不到边的泥泞中,十万宋帝国正规军在金军铁骑的追击中,如潮水般狼狈而逃、丢盔弃甲。在这漫山遍野的仓皇大溃散中,独有一支军队,军容严整,气势如虎,于惊涛骇浪中溯游而上,一杆大旗在血雨腥风中烈烈作响,旌麾所指,十荡十决。这杆大旗上书“毕将军”三个大字,旗下将领短小精悍,披头散发,带铁兜鍪,鬼面具,胯下黑色宝马神骏异常,麾下勇士无不以一挡百,在战场上挥洒“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气概。这位勇冠三军的将领就是南宋名将毕再遇。
毕再遇,字德卿,兖州人。父毕进为岳飞部将。再遇“姿貌雄杰”,“武艺绝人,挽弓至二石七斗,背挽一石八斗,步射二石,马射一石五斗”。他以父荫入侍卫马军司,“以拳力闻”,曾经受到宋孝宗召见,被赐战袍、金钱。然而,当时南北议和,英雄无用武之地,再遇性格慷慨激烈,在官场上吃不开,到开禧北伐的时候已经年近六十,论官阶不过小小武节郎(宋武将官阶自上而下有横行正使14阶,诸司正使八阶,横行副使12阶,诸司副使八阶。武节郎是诸司副使第四阶,总第38阶),论官职不过下级军官。
南宋开禧二年,在权倾一时的主战派韩侂胄的努力下,南宋帝国对当时正处于内忧外患的金国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北伐之战。此时的金国已经丧失了昔日的强大。在短短八十年的时间里,当年骁勇善战的女真战士已经被中原的繁华腐蚀,远在四十多年前完颜亮南侵时就变得胆小怕死。而内部的农民起义和蒙古的崛起更让这个雄霸北方的帝国雪上加霜。
在起初的北伐攻势下,缺乏名将统帅的金国军队措不及手,被攻势如潮的宋军重兵连克数城,形势一片大好。开禧二年四五月份,宋军在东线中线相续告捷。在东线,镇江都统制陈孝庆和部将毕再遇攻克泗州,陈孝庆再攻克虹县;在中线,江州都统制许进攻克新息县,光州忠义人孙成收复褒信县。捷报传到临安,韩侂胄大受鼓舞,于是请求宋宁宗下诏伐金。
然而韩侂胄高兴得太早了,金朝是衰落了,但是宋朝何尝不是如此?西湖歌舞暖风里,隆兴时期有所起色的南宋军队都已经糜烂不堪,当时的将领多靠谄媚权臣爬上高位,在任只知克扣军饷、役使士卒,打起仗来自然是勇往直‘后’。这些将领的丑态在北伐中暴露无遗,而真正的将才,则沉沦下僚,如此次北伐中力挽狂澜的毕再遇、李好义,这时候只不过是些低级军官,那位千秋壮士杨巨源则在委屈得看着仓库。
就在诏书下达的前一天,江州都统制王大节攻蔡州失败,军队溃散。半个月后,皇甫斌率步骑数万攻唐州,被据于城下,又被金兵偷营,死伤数千。皇甫斌重整其鼓再来交战,又中伏,军队被分割为二,大溃,死伤万余。建康都统制李爽攻寿州,逾月不下,结果被金守军和援军里应外合而击溃。宋将田琳虽然攻克寿春,皇甫斌部将曹姓统制却又被败于溱水。西线兴元都统制秦世辅更是无能,行军途中,军队居然溃散。宋军对江苏山东沿海的进攻也不顺利。七月份宋将商荣再攻东海县,失败。不久,统制戚春、夏兴国以舟师万人进攻邳州,被守将击败,戚春投水自杀,夏兴国被杀。
北伐重点的东线形势更加不妙。东线宋军的第一战略目标是攻克重镇宿州。当时宋军已经攻克宿州外围的灵壁、虹县,马军司统制田俊迈又攻占了离宿州不过几十里路的蕲县。金将仆散揆意识到了宋军的战略意图,抢先派精骑三千增援宿州。因为宿州是打通齐鲁的战略要地,宋东线最高军事长官郭倪派遣其弟池州副都统制郭倬、主管军马行司公事李汝翼率众五万增援田部。当时宋军势大,攻势激烈,忠义民兵奋勇当先,已经肉搏登城,金兵失去守志,宿州陷落在即。这时候令人扼腕的一幕发生了。城下的正规军嫉妒忠义民兵之功,竟然从下射杀民兵。这种恶劣举动毫无疑问瓦解了忠义民兵的斗志,而本来准备投降的金兵见此情况,兔死狐悲,于是重整斗志,做困兽斗,趁着忠义民兵被杀的混乱重新巩固了城防。而郭倬、李汝翼均为庸将,对军粮防范不严,竟然被金兵偷袭,烧掉了粮草,全军很快乏食。当时淫雨连绵,宋军久暴野外,疲惫不堪。而李汝翼不懂兵法,竟然屯所部军队于低洼之处,这时候被大水所淹,金兵趁机以骑兵冲击,宋军全面大溃败,为逃命李郭二人将宋将田俊迈出卖给金军。
正当宋军主力宿州败绩的时候,毕再遇正按郭倪的部署率领四百八十名骑兵从泗州直取徐州。不久前的四月,郭倪派遣陈孝庆和毕再遇取泗州,克日进兵。消息走漏,金人着手准备守城,关闭了泗州榷场,并堵塞城门。鉴于当时金人已经知道了宋军行军日期,毕再遇将错就错,以兵以奇胜的兵法,率领亲手挑选的八十七名敢死士,提前一天到达泗州城下。泗州有东西两城,跨汴河两岸。再遇施展疑兵之计,分兵在西城下河道上陈列旗帜,罗列舟楫,做攻西城状。而自己率主力急趋东城南角,身先士卒登上城墙,杀敌数百,金兵丧失斗志,从北门逃跑。东城攻克。这时候西城仍在坚守,毕再遇大张“毕将军”大旗,对城上大喊“大宋毕将军在此,尔等中原遗民也,可速降”。于是西城归降。毕再遇一战成名。
此时毕再遇所部四百八十名骑兵行至虹县的时候就碰到了郭倬、李汝翼的溃军。毕再遇毫不畏惧,加速向灵壁行军,在凤凰山遇到了准备撤军的陈孝庆所部。毕再遇劝陈道“宿州虽不捷,然兵家胜负不常,岂宜遽自挫!吾奉招抚命取徐州,假道于此,宁死灵壁北门外,不死南门外也。”。这时候郭倪撤军的命令已到,陈孝庆坚持撤退,毕再遇慨然道“郭、李军溃,贼必追蹑,吾当自御之”,于是独力迎头痛击追击而来的五千名金军铁骑。毕再遇以敢死士二十人(二十人,可以想象毕再遇麾下都是怎样的貔貅之士!)守灵壁北门,自己率领四百余骑兵冲阵。金人怎么也想不到在宋军的全线溃退中还会有如此不怕死的军队,先自惊诧莫名。再望见“毕将军”大旗下面目狰狞的将领,想起那个毕将军神的传说,看见他胯下气势如龙的“黑大虫”,望见他身后烟土滚滚,不知道有多少虎狼之士正奋马而来,于是士气崩溃,惊呼道“毕将军来!”,全军遁逃。毕再遇“手挥双刀,绝水追击,杀敌甚众,甲裳尽赤,逐北三十里”,有持双铁锏的金将跃马而前,毕再遇以左刀格其简,右刀斫其胁,金将堕马死。
这时候原定进军徐州的计划已经不可行。毕再遇让退入灵壁的友军先撤,自己掩护。估计友军已经离开三十里的时候,毕再遇下令焚毁灵壁城。“诸将问:‘夜不火,火今日,何也?’再遇曰:‘夜则照见虚实,昼则烟埃莫睹,彼已败不敢迫,诸军乃可安行无虞。汝辈安知兵易进而难退邪?’”在毕再遇虚虚实实的部署下,金兵果然不敢追击,宋军安全撤回。
毕再遇率军还泗州,以功第一,自武节郎连迁二十三阶为武功大夫,以后更迅速担负起整个两淮战场的重任,成为宋朝东线战场柱石,与川陕战场的杨巨源、李好义两位千秋壮士辉映东西。在开禧二三年间的多次战役中,他以其“挽弓至二石七斗,背挽一石八斗,步射二石,马射一石五斗”的武艺,以其“出入阵中,万死莫敌”的勇猛,以其摄人心魄的鬼面具铁兜鍪,更以其出神入化的谋略、坚如金石的意志、军令如山的军队,所向披靡,跻身岳飞、宗泽、韩世忠、吴玠等抗金名将之列,无愧于“战神”的称号。遗憾的是,由于宋朝的腐败,如此名将成名之日竟已年约六旬,可比昔日黄忠,真是糟蹋人才啊!
随后不久,乘着蜀川吴曦率部叛宋降金带来的突变局势,金国迅速调集近三十万大军对南宋进行了大规模的反扑。虽然在金军的攻势下,有不少城池被攻陷,大批宋军溃败,然而金军的攻势很快就被少数的几支宋军精锐所遏制。当时毕再遇所部不过两万,纵横两淮,十余万金军却始终对之无可奈何。
起先在丘崈命令下,驻守淮北泗州的毕再遇部于六、七月间放弃泗州,驻扎淮河南岸的盱眙。毕再遇知盱眙军,他属下的军队,不到两万。十一月初,纥石烈执中的军队包围楚州,毕再遇受命救援。所部刚离开盱眙,金人就趁机进攻盱眙,换防的友军惊溃,盱眙沦陷。毕再遇听到消息,为避免后顾之忧,立刻回军收复盱眙,分兵防守,然后以主力再次东上楚州。当时围城金军七万,毕再遇知道敌众我寡,难以力胜,于是决定出奇计,焚其粮草。当时金人粮草存于淮阴,以三千人守卫。又有三千粮船泊于大清河。毕再遇遣统领许俊率敢死队夜半偷袭,携带火种,分五十余队,潜伏于金营粮车之间。以哨声为号,同时纵火。黑夜里金人辨不清虚实,惊慌逃窜,粮草被焚烧一空,被俘二十余员将领。许俊是毕再遇手下敢死一军中之佼佼者。敢死一军,多为豪侠亡命之士。这些勇士,本素不相能,为乌合之众,却为毕再遇胆气所摄服,忠义所激励,军法所约束,供其驾驭,成为当时宋军劲旅。
十二月,金军兵趋六合,威胁扬州。六合,有六朝古都的“京畿屏障”之称,毕再遇深以六合形势为忧。当时楚州城坚兵多,加上金军粮断,毕再遇判断楚州不足为虑,于是率军迅速南下六合迎击。宋军刚进入六合城,金人先头部队已经到达离六合二十五里的竹镇。这时候金军尚不知道毕军已抵六合。毕再遇利用这一点,命令军队偃旗息鼓,伏兵于六合南门,伏弩手于城上,在金军逼近城濠的时候,万弩齐发,金人遭受如此猛烈打击,正在诧异之时,毕再遇大开城门,伏兵尽出,同时城上旗帜尽举,金人以为遭遇埋伏,大惊失措,溃逃而归。不久,金军主力十万余众陆续到达,把六合团团围住,并企图焚烧灞木,决濠水淹城,被宋军以劲弩逼退。纥石烈子仁部随即到达,力量大振的金军合兵攻城,战况激烈,宋军箭支用尽。危急之时,毕再遇令人张青盖往来城上,金人以为是宋军主将,于是争相射击,宋军因此获得集于城墙之上的二十万支箭,防守力量顿时大增。这是一个真实的草船借箭故事。而对于毕再遇,却不过是他无穷计谋中的一计而已。金人善以水柜取胜(从行文判断是类似于韩信淹龙且,关羽水淹七军之类的以筑坝放水打击敌军的战术。),毕再遇将计就计,在夜里以衣甲草人数千,罗列成阵,在黎明时鸣鼓佯攻,金军惊以为真,急忙放水冲击。得知受骗后意气沮丧。而毕再遇趁机率军进攻,金人大败。一次在与金人野战时,金后援不断,毕再遇率军于某天夜里拔营而去,悄无声息。临行之前,遍插旗帜于营中,又命人绑住几只羊,把羊前腿放在鼓上,群羊挣扎,鼓声不断,一连几天,金人都不知道宋军已经拔营而去!金人骑兵厉害,毕再遇有一次故意与金人边战边退,到傍晚的时候,再次挑战金军,然后退兵,在退兵途中大撒以香料煮过的豆子,金人战马已经饿了一天,闻到豆香,埋头就吃,金人骑兵如何鞭打都不管用。宋军趁机反攻,金军自然打败,死伤无数。然而毕再遇不仅仅是智谋百出,治兵有方,他在军事装备的改良上也颇有眼光。因为他的部队擅长野战,他在提高军队机动性上颇费苦心。他针对宋军装甲过重的弱点,造轻甲,长不过膝,披不过肘;减轻头盔重量;把马甲换成皮制;以木头造车牌,下面安上转轴,使得一个士兵就可推可举。毕再遇部转战两淮,行动神速,这些军备上的革新,功不可没。毕再遇的心理素质极佳,擅长攻心战。在金兵扎营三十里包围六合的危局下,毕再遇一面临门作乐以示闲暇,安定军心兼沮丧敌气,一面派出奇兵骚扰金人。金人昼夜不得休息,只得撤营远去。毕再遇料敌先机,判断金兵会卷土重来,于是亲自率兵夺取六合城东野新桥,攻击金人后队。在毕再遇层出不穷出人意料的打击之下,金军损失惨重,士卒疲乏,丧失了卷土重来的信心,于是向淮河撤退。毕再遇军追击到滁州,因为天气恶劣,才回师。这次追击,缴获骡马一千五百三十一匹,马鞍六百,衣甲旗帜等量。
开禧三年初,毕再遇因功除镇江都统制兼权山东、京东招抚司事,封骁卫大将军。当时金人列屯六十余里,围困楚州已经三个月。征衣未解的毕再遇再遣诸将分道挠击,军声大振,楚州之围遂解。战功无与伦比的毕再遇于是出知扬州、淮东安抚使。短短八九个月,毕再遇从一名低级军官升为封疆大吏、独专一方的军事统帅。
同时在其他地方,金军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金军在庐州,挫于猛将田琳;在和州,三万金军挫于周虎所率的两千守军,周虎率军与金兵血战三十余次,歼敌无数,杀金军猛将抹燃史古搭等十余,不久士气低迷的金军被迫退兵。金军在襄阳府,挫于赵淳。当时川陕吴曦叛变,扬言与金人合攻襄阳,淮西除去庐州、和州数座孤城,几乎全境沦陷。京湖宋军魏友谅所部被金军接连击溃,奔逃江陵。当时的襄阳已是一座孤城,然而十余万金军在长达近两个月的围攻中却占不到便宜。凭借坚城,田琳、周虎、赵淳有力得打击了金军,遏制了金军的南侵势头,不愧为抗金名将。然而,在当时宋金鏖战中,独领风骚的还是铁面黑马的“大宋毕将军”毕再遇。如果说田周赵可以比做韩世忠、刘琦、吴玠、吴璘的话,那么毕再遇,在当时野战中金人无敢撄其锋者,则无疑岳飞再世。
然而宋朝廷的腐败最终导致了这次开禧北伐以屈辱而收场。在金国的威胁下南宋主和派大臣发动政变杀死了韩侂胄,将他的人头献给金国换取了耻辱的嘉定和议。真是“自古和戎有大权,未闻函首可安边”。
嘉定和议成,毕再遇悲愤交加,累疏乞归田里。赐诏不允,除保康军承宣使,降诏奖谕,寻令带职奏事,提举佑神观。六年,提举太平兴国宫,十年,以武信军节度使致仕。卒,年七十。一代将星陨落。

图片 1

八百年前的五月(公元1206年),两淮大地阴雨连绵,在望不到边的泥泞中,十万宋帝国正规军在金军铁骑的追击中,如潮水般狼狈而逃、丢盔弃甲。在这漫山遍野的仓皇大溃散中,独有一支军队,军容严整,气势如虎,于惊涛骇浪中溯游而上,一杆大旗在血雨腥风中烈烈作响,旌麾所指,十荡十决。这杆大旗上书“毕将军”三个大字,旗下将领短小精悍,披头散发,带铁兜鍪,鬼面具,胯下黑色宝马神骏异常,麾下勇士无不以一挡百,在战场上挥洒“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气概。这位勇冠三军的将领就是南宋名将毕再遇。毕再遇,字德卿,兖州人。父毕进为岳飞部将。再遇“姿貌雄杰”,“武艺绝人,挽弓至二石七斗,背挽一石八斗,步射二石,马射一石五斗”。他以父荫入侍卫马军司,“以拳力闻”,曾经收到孝宗召见,被赐战袍、金钱。然而,当时南北议和,英雄无用武之地,再遇性格慷慨激烈,在官场上吃不开,到开禧北伐的时候已经年近六十,论官阶不过小小武节郎(宋武将官阶自上而下有横行正使14阶,诸司正使八阶,横行副使12阶,诸司副使八阶。武节郎是诸司副使第四阶,总第38阶),论官职不过下级军官。南宋开禧二年,在权倾一时的主战派韩侂胄的努力下,南宋帝国对当时正处于内忧外患的金国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北伐之战。此时的金国已经丧失了昔日的强大。在短短八十年的时间里,当年骁勇善战的女真战士已经被中原的繁华腐蚀,远在四十多年前完颜亮南侵时就变得胆小怕死。而内部的农民起义和蒙古的崛起更让这个雄霸北方的帝国雪上加霜。西汶艺术网在起初的北伐攻势下,缺乏名将统帅的金国军队措不及手,被攻势如潮的宋军重兵连克数城,形势一片大好。开禧二年四五月份,宋军在东线中线相续告捷。在东线,镇江都统制陈孝庆和部将毕再遇攻克泗州,陈孝庆再攻克虹县;在中线,江州都统制许进攻克新息县,光州忠义人孙成收复褒信县。捷报传到临安,韩侂胄大受鼓舞,于是请求宋宁宗下诏伐金。然而韩侂胄高兴得太早了,金朝是衰落了,但是宋朝何尝不是如此?西湖歌舞暖风里,隆兴时期有所起色的南宋军队都已经糜烂不堪,当时的将领多靠谄媚权臣爬上高位,在任只知克扣军饷、役使士卒,打起仗来自然是勇往直‘后’。这些将领的丑态在北伐中暴露无遗,而真正的将才,则沉沦下僚,如此次北伐中力挽狂澜的毕再遇、李好义,这时候只不过是些低级军官,那位千秋壮士杨巨源则在委屈得看着仓库。就在诏书下达的前一天,江州都统制王大节攻蔡州(河南境内)失败,军队溃散。半个月后,皇甫斌率步骑数万攻唐州(河南境内),被据于城下,又被金兵偷营,死伤数千。皇甫斌重整其鼓再来交战,又中伏,军队被分割为二,大溃,死伤万余。建康都统制李爽攻寿州(安徽境内),逾月不下,结果被金守军和援军里应外合而击溃。宋将田琳虽然攻克寿春,皇甫斌部将曹姓统制却又被败于溱水(河南境内)。西线兴元都统制秦世辅更是无能,行军途中,军队居然溃散。宋军对江苏山东沿海的进攻也不顺利。七月份宋将商荣再攻东海县(连云港附近),失败。不久,统制戚春、夏兴国以舟师万人进攻邳州,被守将击败,戚春投水自杀,夏兴国被杀。北伐重点的东线形势更加不妙。东线宋军的第一战略目标是攻克重镇宿州。当时宋军已经攻克宿州外围的灵壁、虹县,马军司统制田俊迈又攻占了离宿州不过几十里路的蕲县。金将仆散揆意识到了宋军的战略意图,抢先派精骑三千增援宿州。因为宿州是打通齐鲁的战略要地,宋东线最高军事长官郭倪派遣其弟池州副都统制郭倬、主管军马行司公事李汝翼率众五万增援田部。当时宋军势大,攻势激烈,忠义民兵奋勇当先,已经肉搏登城,金兵失去守志,宿州陷落在即。这时候令人扼腕的一幕发生了。城下的正规军嫉妒忠义民兵之功,竟然从下射杀民兵。这种恶劣举动毫无疑问瓦解了忠义民兵的斗志,而本来准备投降的金兵见此情况,兔死狐悲,於是重整斗志,做困兽斗,趁着忠义民兵被杀的混乱重新巩固了城防。而郭倬、李汝翼均为庸将,对军粮防范不严,竟然被金兵偷袭,烧掉了粮草,全军很快乏食。当时淫雨连绵,宋军久暴野外,疲惫不堪。而李汝翼不懂兵法,竟然屯所部军队于低洼之处,这时候被大水所淹,金兵趁机以骑兵冲击,宋军全面大溃败,为逃命李郭二人将宋将田俊迈出卖给金军。正当宋军主力宿州败绩的时候,毕再遇正按郭倪的部署率领四百八十名骑兵从泗州直取徐州。不久前的四月,郭倪派遣陈孝庆和毕再遇取泗州,克日进兵。消息走漏,金人着手准备守城,关闭了泗州榷场,并堵塞城门。鉴于当时金人已经知道了宋军行军日期,毕再遇将错就错,以兵以奇胜的兵法,率领亲手挑选的八十七名敢死士,提前一天到达泗州城下。泗州有东西两城,跨汴河两岸。再遇施展疑兵之计,分兵在西城下河道上陈列旗帜,罗列舟楫,做攻西城状。而自己率主力急趋东城南角,身先士卒登上城墙,杀敌数百,金兵丧失斗志,从北门逃跑。东城攻克。这时候西城仍在坚守,毕再遇大张“毕将军”大旗,对城上大喊“大宋毕将军在此,尔等中原遗民也,可速降”。於是西城归降。毕再遇一战成名。此时毕再遇所部四百八十名骑兵行至虹县的时候就碰到了郭倬、李汝翼的溃军。毕再遇毫不畏惧,加速向灵壁行军,在凤凰山遇到了准备撤军的陈孝庆所部。毕再遇劝陈道“宿州虽不捷,然兵家胜负不常,岂宜遽自挫!吾奉招抚命取徐州,假道于此,宁死灵壁北门外,不死南门外也。”。这时候郭倪撤军的命令已到,陈孝庆坚持撤退,毕再遇慨然道“郭、李军溃,贼必追蹑,吾当自御之”,於是独力迎头痛击追击而来的五千名金军铁骑。毕再遇以敢死士二十人(二十人,可以想象毕再遇麾下都是怎样的貔貅之士!)守灵壁北门,自己率领生于四百余骑兵冲阵。金人怎么也想不到在宋军的全线溃退中还会有如此不怕死的军队,先自惊诧莫名。再望见“毕将军”大旗下面目狰狞的将领,想起那个毕将军神的传说,看见他胯下气势如龙的“黑大虫”,望见他身后烟土滚滚,不知道有多少虎狼之士正奋马而来,於是士气崩溃,惊呼道“毕将军来!”,全军遁逃。毕再遇“手挥双刀,绝水追击,杀敌甚众,甲裳尽赤,逐北三十里”,有持双铁锏的金将跃马而前,毕再遇以左刀格其简,右刀斫其胁,金将堕马死。页码1
2 <

南宋开禧二年(金泰和六年,1206年),在宋金战争中,宋军与金军进行的一次规模较大的作战。宋金自隆兴和议的40余年中,和平相处,边境宁静。时蒙金战争正酣,使金朝府库空匮,国势日弱。宋太师,平章军国事韩侘胄鉴于金连年穷于对蒙战争,边防空虚,决定兴师北上收复失地,得宋宁宗支持。遂以薛叔似为湖北、京西宣抚使,邓友龙为两淮宣抚使,程松、吴曦为四川正、副宣抚使,郭倪为山东、京东路招抚使,赵淳、皇甫斌为京西北路正、副招抚使,统兵攻金,企图收复中原、陕西失地。金廷得知宋军兴师北上,遂命仆散揆为左副元帅,完颜匡为右副元帅,尽征各路兵分控要害,以御宋军。四月,郭倪为抢先机,提前采取行动,命镇江都统制陈孝庆攻取泗州。泗州分东西两城,陈孝庆、毕再遇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法,克东城,降西城,尔后和忠义军乘势进克新息、褒信、虹县等州县。宋廷趁此有利战机,于五月下诏北伐。郭倪命统制田俊迈率步骑2万攻宿州,被金安国军节度使纳兰邦烈等率3000骑击退。时宋将郭倬、李汝翼率5万兵继至,遂围宿州,适逢大雨,纳兰邦烈遣一部骑兵绕至宋军之后,另以一部骑兵从正面出击,夹击宋军杀伤数千人,宋军乘夜逃走。金军乘胜追击,郭淖执田俊迈降金。时毕再遇奉郭倪之命率兵取徐州,即率军至灵壁,击退金军,旋奉命班师。金以5000骑兵分两道追来,毕再遇亲自断后,重创金军,使宋军得以全师而还。宋其他各路军被金军击败,至此,宋北攻诸军全线溃败。六月,韩侘胄因北伐受挫,罢两淮宣抚使邓友龙,以丘?继任。丘?弃守泗州,退兵盱眙,奉命遣人与金议和。点评:此战,韩侘胄为求盖世之功,过低估计金军实力,以致造成主力在宿州受挫后,便无计可施,被迫撤军,进而导致全线溃败的结局。而金军在被动情况下,主动创造有利战机,同时乘势扩大战果,变被动为主动,最终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文丨唐俑

排版丨阿源

“草船借箭”是《三国演义》中的精彩文学虚构,诸葛亮草船借箭,基本可以断定为子虚乌有。

但借箭的事情,历史上确曾真实地发生过,而且借得的箭,远不止十万支,而是二十万支。

只不过,玩家不是被罗贯中拔高了的诸葛亮,是一位名叫毕再遇的南宋将领。

而他用来借箭的工具不是草船,而是草人。

01

据《四朝闻见录》,毕再遇祖籍山东兖州,生于临安西溪,南宋武义大夫毕进之子。

据《宋史》,毕再遇父亲毕进,可以说是岳飞的资深部将。

早在宋高宗建炎年间,就跟随岳飞护卫北宋诸帝八陵,岳飞转战江、淮之间,他也是忠实的追随者,跟着岳飞打了不少胜仗,因功获封武义大夫。

毕再遇是个身材魁梧的美男子,而且武艺绝人,臂力惊人,一般的弓,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拉开,天生是块名将料。

年纪轻轻,毕再遇就以勇力闻名众军,宋孝宗曾“慕名召见”,“太悦,赐战袍、金钱”。

宋孝宗赵眘是南宋第二位皇帝,有“南宋最强皇帝”之称,被誉为“南宋第一明君”。

在位期间做过几件大快人心的事,比如“隆兴北伐”、为岳飞平反昭雪。

然而,毕再遇大显身手的时候,对他极为赏识的宋孝宗已经去世,继位的是宋宁宗赵扩。

继位的第二年,也就是开禧二年,宋宁宗就发动了收复失地的北伐,史称“开禧北伐”。

据《宋史·卷四百二·列传第一百六十一》,“开禧北伐”的第一战“泗州之战”,唱主角的就是毕再遇,而且赢得很轻松。

图片 2

开禧北伐形势图

当时的毕再遇是武义大夫,接到殿帅郭倪攻取泗州的命令后,他只提了一个要求:我的前锋,请从新招的敢死军中挑选,郭倪同意,但只给了他87人。

与毕再遇一起接到命令的,还有统制陈孝庆,毕再遇是他的下级。

毕再遇有点郁闷,在他看来,用兵应出其不意,方能取胜,而他们的进攻日期,却被泄露给了金军,原因是上级限定了进军日期,被金军侦知,金军有了准备,紧闭城门,高挂免战牌。

泗州有东西两城,宋军一到,毕再遇就下令把战旗、舟楫排列在西城之下,请陈孝庆佯攻西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