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拜廷尉www.350zh.com,张皓被任命为廷尉

张晧字叔明,犍为武阳人也。六世祖良,高帝时为太子少傅,封留侯。晧少游学京师,永元中,归仕州郡,辟大将军邓骘府,五迁尚书仆射,职事八年,出为彭城相。

张皓,字叔明。犍为郡武阳县(今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县)人。
东汉时期大臣,西汉留侯张良的六世孙。历任郡吏、大将军掾、尚书仆射、彭城国相等职,在廷尉任上,留心断狱。延光三年,安帝听信谗言,将要废时为太子的汉顺帝刘保,张皓与太仆来历力争未果。
永建元年,刘保即位后,为感谢张皓,任命他为司空,三年后因灾异被罢免。阳嘉元年,张皓再次担任廷尉,同年逝世,享年八十三岁。其玄孙张翼在蜀汉官至左车骑将军
。 留心断狱
张皓少年时研习《律》、《春秋》,游学京师雒阳,与广汉人镡粲、汉中任李郃、蜀郡人张霸共结为友善
。永元年间回乡在州郡任职,后被征辟至大将军邓骘的府中为官,经五次升迁后任尚书仆射,任职八年后出任彭城王刘恭的国相,
在任内推荐隐士闾丘邈等人 。
公元120年,张皓被任命为廷尉,张皓尽管不是世代法家,但留心刑罚断狱,常与尚书辩论疑难案件,他的意见大多因理由充分被采纳。
谏废太子
公元124年,汉安帝刘祜的乳母王圣、大长秋江京以及中常侍樊丰等人诋毁太子刘保的奶娘王男和厨监邴吉等人,王男等被杀,家属被流放到比景。太子思念王男和邴吉,屡屡为此叹息。江京、樊丰怕有后患,便与阎皇后凭空妄造证据,罗织罪名诬陷太子和东宫-。安帝发怒,召集三公九卿及以下的群臣,讨论要废黜太子。耿宝等秉承旨意,一致认为应当废黜。张皓与太仆来历、太常桓焉提出异议说:“根据经典说,年龄不到十五岁的人,过失与罪恶不由自身负责。况且王男、邴吉的奸谋,太子或许并不知晓,应当为他挑选忠良之臣做保傅,用礼义进行辅佐。废黜太子之事重大,这实在是圣恩所应留驻之处!”安帝不听。退朝后,张皓又-说:“从前奸臣江充捏造证据,进行诬陷,使戾太子遇祸,武帝很久以后才觉悟过来,尽管追补从前的过失,但后悔又怎么来得及!如今皇太子年方十岁,没有受过保傅的教育,能够骤然责备他吗?”奏书呈上,安帝置之不理。
进贤好士
公元126年,汉顺帝刘保即位后,擢升张皓为司空。张皓在职时向朝廷推荐许多贤才,天下称赞他推荐贤。后来,清河人赵腾-言灾异变化,讥讽朝政,被拘捕治罪,牵连到八十多人,都因诽谤朝廷,应当被处以重法。张晧上疏劝谏说:“臣听说尧舜设立敢谏鼓,三王立诽谤木,《春秋》采好事,写恶事,贤明的天子,不加罪于草野的小民。赵腾等虽然抵触朝廷犯法,但他说话是想尽忠正谏。如果应当诛杀,天下人的嘴巴将堵着,谏争的源流就塞住了,这不是宏扬道德以作后人表率的方法。”顺帝省悟,减赵腾死罪一等,其余免职或罚往边地。
公元129年八月丁巳日,张皓因阴阳不和被免官。[12-13] 去世
公元132年,张皓再次担任迁尉。同年,张皓去世,享年八十三岁。朝廷派使者吊祭,赐葬地于河南地界。
历史评价 常璩:“张公执宪,克智克聪。极位青紫,实作司空。”
范晔《后汉书》:“①张晧、王龚,称为推士,若其好通汲善,明发升荐,仁人之情也。夫士进则世收其器,贤用即人献其能。能献既已厚其功,器收亦理兼天下。其利甚博,而人莫之先,岂同折枝于长者,以不为为难乎?昔柳下惠见抑于臧文,淳于长受称于方进。然则立德者以幽陋好遗,显登者以贵涂易引。故晨门有抱关之夫,柱下无朱文之轸也。”
“②安储遭谮,张卿有请,龚纠便佞,以直为眚。”
“③若李固、周举之渊谟弘深,左雄、黄琼之政事贞固,桓焉、杨厚以儒学进,崔瑗、马融以文章显,吴祐、苏章、种暠、栾巴牧民之良干,庞参、虞诩将帅之宏规,王龚、张皓虚心以推士,张纲、杜乔直道以纠违,郎顗阴阳详密,张衡机术特妙,东京之士,于兹盛焉。”

论曰:张佚讦切阴侯,以取高位,危言犯众,义动明后,知其直有余也。若夫一言纳赏,志士为之怀耻;受爵不让,风人所以兴歌。而佚廷议戚援,自居全德,意者以廉不足乎?昔乐羊食子,有功见疑;西巴放麑,以罪作傅。盖推仁审伪,本乎其情。君人者能以此察,则真邪几于辨矣。

陈文帝陈蒨继位,征召为侍中,升任代理左民尚书,没有到任,任明威将军、丹阳尹。天嘉三年,重新任命为左民尚书,领步兵校尉,接着改任前军将军。天嘉四年,侯安都迁移镇守江州,沈君理以本身官职监理南徐州政事。天嘉六年,调出朝廷任仁威将军、东阳太守。天康元年,因为父亲逝世去职。沈君理因此自己请求前往荆州迎接丧柩,朝廷议论认为在位的重臣,不便让他出境,于是派遣长兄沈君严前往了。等到回来,将要安葬,诏令赠给沈巡侍中、领军将军的官衔,谧号叫做敬子。这年起用沈君理为信威将军、左卫将军。又起用为持节、都督东衡衡二州诸军事、仁威将军、东衡州刺史,领始兴内史。又起用为明威将军、中书令。前后夺情三次,都不就任。

永宁元年,征拜廷尉。晧虽非法家,而留心刑断,数与尚书辩正疑狱,多以详当见从。时安帝废皇太子为济阴王,晧与太常桓焉、太仆来历廷争之,不能得。事已具《来历传》。退而上疏曰:“昔贼臣江充,造构谗逆,至令戾园兴兵,终及祸难。后壶关三老一言,上乃觉悟,虽追前失,悔之何逮!今皇太子春秋方始十岁,未见保傅九德之义,宜简贤辅,就成圣质。”书奏不省。

返回目录

建武十九年,年六十余,始辟大司徒府。时显宗始立为皇太子,选求明经,乃擢荣弟子豫章何汤为虎贲中郎将,以《尚书》授太子。世祖从容问汤本师为谁,汤对曰:“事沛国桓荣。”帝即召荣,令说《尚书》,甚善之。拜为议郎,赐钱十万,入使授太子。每朝会,辄令荣于公卿前敷奏经书。帝称善,曰:“得生几晚!”会《欧阳》博士缺,帝欲用荣。荣叩头让曰:“臣经术浅薄,不如同门生郎中彭闳、扬州从事嚱弘。”帝曰:“俞,往,女谐。”因拜荣为博士,引闳、弘为议郎。

起家

阳嘉元年,复为廷尉。其年卒官,时年八十三。遣使者吊祭,赐葬地于河南县。子

桓焉字叔元,少以父任为郎。明经笃行,有名称。永初元年,入授安帝,三迁为侍中步兵校尉。永宁中,顺帝立为皇太子,以焉为太子少傅,月余,迁太傅,以母忧自乞,听以大夫行丧。踰年,诏使者赐牛酒,夺服,即拜光禄大夫,迁太常。时废皇太子为济阴王,焉与太仆来历、廷尉张魭谏,不能得,事已具《来历传》。

沈君理个人简介

及顺帝即位,拜晧司空,在事多所荐达,天下称其推士。时清河赵腾上言灾变,讥刺朝政,章下有司,收腾系考,所引党辈八十余人,皆以诽谤当伏重法。晧上疏谏曰:“臣闻尧舜立敢谏之鼓,三王树诽谤之木,《春秋》采善书恶,圣主不罪刍荛。腾等虽干上犯法,所言本欲尽忠正谏。如当诛戮,天下杜口,塞谏争之源,非所以昭德示后也。”帝乃悟,减腾死罪一等,余皆司寇。四年,以阴阳不和策免。

桓晔字文林,一名严,尤修志介。姑为司空杨赐夫人。初鸾卒,姑归宁赴哀,将至,止于传舍,整饰从者而后入,晔心非之。及姑劳问,终无所言,号哭而已。赐遣吏奉祠,因县发取祠具,晔拒不受。后每至京师,未尝舍宿杨氏。其贞忮若此。宾客从者,皆祗其志行,一餐不受于人。仕为郡功曹。后举孝廉、有道、方正、茂才,三公并辟,皆不应。

女沈婺华为陈宣帝皇太子妃。赐沈君理爵望蔡县侯。太建十四年,陈宣帝死,陈后主陈叔宝即位,立沈婺华为皇后。

桓荣字春卿,沛郡龙亢人也。少学长安,习《欧阳尚书》,事博士九江朱普。贫窭无资,常客佣以自给,精力不倦,十五年不窥家园。至王莽篡位乃归。会朱普卒,荣奔丧九江,负土成坟,因留教授,徒众数百人。莽败,天下乱。荣抱其经书与弟子逃匿山谷,虽常饥困而讲论不辍,后复客授江淮闲。

祖上

辟司徒袁隗府,举高第,拜侍御史。是时宦官秉权,典执政无所回避。常乘骢马,京师畏惮,为之语曰:“行行且止,避骢马御史。”及黄巾贼起荥阳,典奉使督军。贼破,还,以啎宦官赏不行。在御史七年不调,后出为郎。

沈君理个人生平

年四十余,时太守向苗有名迹,乃举鸾孝廉,迁为胶东令。始到官而苗卒,鸾即去职奔丧,终三年然后归,淮汝之闲高其义。后为巳吾、汲二县令,甚有名迹。诸公并荐,复征拜议郎。上陈五事:举贤才,审授用,黜佞幸,省苑囿,息役赋。书奏御,啎内竖,故不省。以病免。中平元年,年七十七,卒于家。子

君理第五叔迈,亦方正有干局,仕梁为尚书金部郎。永定中,累迁中书侍郎。天嘉中,历太仆、廷尉,出为镇东始兴王长史、会稽郡丞,行东扬州事。光大元年,除尚书吏部郎。太建元年,迁为通直散骑常侍,侍东宫。二年卒,时年五十二,赠散骑常侍。

桓彬字彦林,焉之兄孙也。父麟,字符凤,早有才惠。桓帝初,为议郎,入侍讲禁中,以直道啎左右,出为许令,病免。会母终,麟不胜丧,未祥而卒,年四十一。所着碑﹑诔﹑赞﹑说﹑书凡二十一篇。

太建元年,服丧期满,任命为太子詹事,管理东宫事务,升任吏部尚书。太建二年,高宗以沈君理的女儿做皇太子的妃子,赐给沈君理望蔡县侯的爵位,食邑五百户。太建四年,升任尚书右仆射,领吏部,侍中职务依旧担任。这年有病,皇上亲临探枧,九月去世,当时年纪四十九岁。诏令赠给侍中、太子少傅的官衔。丧事所需要的,随所用供给。重新赠给翊左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的官衔,侍中官衔依旧保有。谧号叫做贞宪。沈君理的儿子沈遵俭早死,以弟弟沈君高的儿子沈遵礼为继承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