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振纪长期主管军队军械工作,建新公司自行试制、制造的炮弹不仅为淮海战役取得胜利提供了保障

图片 4

图片 1近代人物

近代人物

谈到解放战争,通常的说法是:解放军依靠“小米加步枪”打败了美式飞机大炮武装的国民党军队。

大连建新公司是我党在1947年至1950年,为争取和加速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在苏军军事管制的旅顺、大连地区,以民办公司的名义组建的一个大型军工企业。

韩振纪解放以后

中文名:韩振纪

然而经历过战争岁月的人都知道,“小米加步枪”只是解放军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之敌的一个比喻。真正打起仗来,战略战术固然重要,武器更是不容忽视的条件。人民解放军之所以能赢得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辉煌胜利并解放全中国,与在东北解放区建立的相当规模的军事工业体系,有着密切的关系。

作为当时人民解放军规模最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大型军工联合企业,大连建新公司生产的弹药,有力地支援了全国各个战场。

全国解放以后,韩振纪于1950年9月1日任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党组成员、机器局局长,1953年12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汽车拖拉机管理部部长,1955年5月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苏联大使馆武官。

国籍:中华人民共和国

图片 2

建新公司自行试制、制造的炮弹不仅为淮海战役取得胜利提供了保障,加速解放战争的进程,更为后来我国军工建设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任武官四年期间,韩振纪参加了以毛泽东、朱德为首的中共中央代表团的接待工作,并作为以彭德怀为团长的中国军事代表团成员,参加庆祝十月革命40周年大会和访问活动。韩振纪很重视做苏军上层工作,尽最大努力加强两军友好关系。平时,韩振纪十分注意对在苏联大批军事留学生的思想、学习和生活管理,同时也很重视军事调研工作,在这方面成就斐然。在使馆里,他的级别高、资格老,但他从不摆架子,注意维护大使威信,搞好党委内部团结,尽职尽责履行武官职责。于1958年8月,韩振纪奉调回国。

出生地:河北省高邑县

从72天打下临汾到3天攻克济南

时任淮海战役总前委委员、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代政委的粟裕在总结淮海战役时曾指出:“淮海战役的胜利是和人民的支援分不开的,离不开山东民工的小推车和大连制造的大炮弹。”

1959年3月,韩振纪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首任部长,1962年11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并主管军械工作。韩振纪长期主管军队军械工作,在领导加强军械装备的研究、生产、供应、保障、管理、仓库建设及军械物资筹措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建树和成效的工作。韩振纪以扎扎实实的工作作风,狠抓落实,严肃解决军械工作存在的问题,坚决贯彻中央军委和总后党委的指示精神,使军械工作出现新局面。他从1958年起,把全军军械装备大规模换装列为工作重点,组织自行研制了1963年式130和107毫米火箭炮及弹药,1964年式手枪、微型冲锋枪及枪弹,1965年式82毫米无后座力炮及弹药,到1965年底全军的通用制式军械装备基本实现了国产化。以上工作,对于中国军队装备建设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出生日期:1905年

1948年3月,徐向前指挥华北兵团攻打临汾,国民党军依托城墙固守。解放军没有重炮,只好采用挖地道炸城墙的方法,整整费时72天,才把临汾拿下。但是到了年底,形势巨变。9月的济南战役,解放军重炮齐发,国民党将领王耀武被打得失魂落魄,从地道中逃跑。坚固的济南城仅仅三天就被攻克。10月辽沈战役中,东北野战军集中五百多门重炮猛轰国民党军事重镇锦州,守军司令范汉杰东躲西藏。这次城市攻坚战仅用了30个小时。

在解放战争初期,解放军军事工业比抗日战争时期有了很大的发展。随着邯郸、临沂、烟台、德州等一批工业城市的解放,解放军没收了敌伪的兵工厂,并以此为基础建立了一批生产子弹、手榴弹、迫击炮弹的军工厂,但是其产量远远无法满足规模不断扩大的解放战争的需求。

1960年和1962年,韩振纪参加重要的军委扩大会议。1970年,韩振纪先后被“疏散”到山东泰安和西安,受到不公正待遇。他严格要求自己、廉洁自律,在思想、作风、生活上保持了老共产党员的高尚的品德。他善于学习,学识渊博,有着深厚的书法功底,字写得苍劲挺拔、遒劲丰润,既得颜鲁公遗风,且又自成一体,享有盛名。1974年9月底韩振纪和部分尚未落实政策的党政军老同志一起应邀参加周恩来总理主持的国庆招待会。

逝世日期:1975年

解放军的大炮是从哪里来的?

这一时期,解放军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炮兵部队。这支年轻的队伍,勇猛善战、机智顽强。有力地配合了步兵作战,战胜装备精良的国民党军。但他们往往受炮弹供给的限制,无法发挥更大的威力。

1975年3月30日晨,韩振纪将军患心肌梗塞症在北京病逝。

职业:中将

展开剩余92%

早在抗日战争即将结束时,毛泽东便敏锐地把目光投向了当时中国工业最发达的东北地区。在那里有雄厚的资源、门类齐全的工业企业、较尖端的技术力量、较多的熟练技术工人,而且海上运输又比较便利。抗战胜利不久的1945年9月,中共中央军委就发出《关于加强炮兵建设的指示》,要求凡是有条件的地区,争取用最快速度,建立现代化的重武器装备,特别是能打阵地战的野炮和所需的野炮炮弹,要把炮兵、工兵等特种兵建设作为“军事建设方面的中心任务”。

韩振纪白手起家

韩振纪解放以后

国民党人一口咬定,解放军的重武器都是苏军从东北撤退时暗中送给共军的。当年的一位接收大员在回忆录中写道:“东北的日、伪军几乎全部被俘,俄军所获武器无数。当时据莫斯科称:共计步枪80万支、轻机枪2万支、重机枪5000支,各种不同型包括迫击炮5000门、战车1500辆、坦克车600辆、飞机800架,以及松花江中舰艇等。从东北逃出的难胞所见:如许战车武器,俄军除已随时补给共军外,络绎不绝地已运向佳木斯途中,那里是集中之所。”

展开剩余72%

1945年年底进军东北时,中共中央从延安和各解放区抽调了一批军工干部到东北去开展工作。他们在沈阳、

全国解放以后,韩振纪于1950年9月1日任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党组成员、机器局局长,1953年12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汽车拖拉机管理部部长,1955年5月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苏联大使馆武官。

图片 3

大连是日本占领时期南满的工业基地,工业基础良好;大连地处海陆交通要冲,是联结东北、华北两大战场的枢纽,水路交通便利;与山东解放区的胶东半岛隔海相望,往来方便。基于上述考虑,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在大连建立大型的军工基地。

鞍山、通化等城市收集了一些机器设备,打算在通化建立军工基地。1946年夏季,国民党军大举进攻南满,占领了通化和丹东。时任东北军工部长的韩振纪带领大家将机器和物资运到朝鲜境内,还带着一批沿途招收的工人和技术人员。7月底他们到了中朝苏三国交界的小城珲春。珲春是个山间盆地,图们江和珲春河在此汇合,与朝鲜仅一江之隔,交通便利。这里到苏联边境仅30里,到朝鲜仅10里,有公路和铁路通行。大家认为这里隐蔽的条件好,资源、动力和交通情况也都不错,决定在这里建立东北的军工基地。

任武官四年期间,韩振纪参加了以毛泽东、朱德为首的中共中央代表团的接待工作,并作为以彭德怀为团长的中国军事代表团成员,参加庆祝十月革命40周年大会和访问活动。韩振纪很重视做苏军上层工作,尽最大努力加强两军友好关系。平时,韩振纪十分注意对在苏联大批军事留学生的思想、学习和生活管理,同时也很重视军事调研工作,在这方面成就斐然。在使馆里,他的级别高、资格老,但他从不摆架子,注意维护大使威信,搞好党委内部团结,尽职尽责履行武官职责。于1958年8月,韩振纪奉调回国。

这位接收大员的说法无疑是为国民党军队的失败寻找借口。当年任四野参谋长的刘亚楼上将在1962年12月13日的一次讲话中澄清过这个问题。他说:“一般人总认为苏军留给了四野不少武器,这是误解。这个战史(指编写中的四野战史)既然是存档用的,可以把这个问题写清楚。当时不仅不给我们武器,还吃掉了我们不少部队。也可以写一下当时斯大林为了照顾与国民党的关系。

1945年,为了配合中国人民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苏联红军于8月22日解放了旅。苏联红军根据《雅尔塔协定》和与国民党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规定:旅大地区为苏军租借作军事基地;苏军进驻旅大地区享有驻兵权,并在这一地区实行长期军事管制,国民党军队不能进入这个地区。这样当时的旅大地区实际已经成为由苏军军管,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个隐蔽的军工基地、稳定的战略后方、特殊的解放区,同时不直接受解放战争的影响。

据现有条件,韩振纪决定把重点放在生产部队急需的子弹、手榴弹和迫击炮弹上。枪炮生产的技术太复杂,不是短时期能办到的。他们在珲春先建起了机器厂、子弹厂、手榴弹厂、炼铁厂、装药厂和木材厂,这6个厂是东北解放区最早的军工基础。

1959年3月,韩振纪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首任部长,1962年11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并主管军械工作。韩振纪长期主管军队军械工作,在领导加强军械装备的研究、生产、供应、保障、管理、仓库建设及军械物资筹措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建树和成效的工作。韩振纪以扎扎实实的工作作风,狠抓落实,严肃解决军械工作存在的问题,坚决贯彻中央军委和总后党委的指示精神,使军械工作出现新局面。他从1958年起,把全军军械装备大规模换装列为工作重点,组织自行研制了1963年式130和107毫米火箭炮及弹药,1964年式手枪、微型冲锋枪及枪弹,1965年式82毫米无后座力炮及弹药,到1965年底全军的通用制式军械装备基本实现了国产化。以上工作,对于中国军队装备建设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还有个重要问题:当时我们曾向中央建议,以中央的名义向苏军要些武器。毛主席当即电示:中国革命主要靠中国自己的力量,禁止用中央的名义向他们要东西。这个电报,我亲自看过,要查一下。后来以四野的名义,用粮食和他们换了一些武器。”

根据这一有利条件,1945年10月,中共人员秘密进入大连,在得到苏军的支持和帮助后,于旅大地区迅速地建立地下组织和民主政权。他们利用大连原有的工业基础,逐渐从苏军手中接管了一批钢铁、化工、机械制造、金属制品等6家战后停产企业。同时,注入资金组建的引信厂、弹药厂陆续投产,为此后军事工业的创办和生产打下了坚实基础。

子弹厂是在日本人遗留工厂的基础上建立的,在延吉郊外。原来有300多部机器、日产量40万发。抗战结束后,这个厂遭到毁坏,机器被人偷盗,所剩无几。韩振纪组织把这个厂剩下的东西搬到珲春,共有子弹机14部、半成品弹头300万粒、空弹壳2000万发,还有二十多个日本技术工人。经过一个月紧张的装机与试生产,到9月初生产出第一批子弹。头一个月统计下来,共生产三种型号的子弹近13万发。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

1960年和1962年,韩振纪参加重要的军委扩大会议。1970年,韩振纪先后被“疏散”到山东泰安和西安,受到不公正待遇。他严格要求自己、廉洁自律,在思想、作风、生活上保持了老共产党员的高尚的品德。他善于学习,学识渊博,有着深厚的书法功底,字写得苍劲挺拔、遒劲丰润,既得颜鲁公遗风,且又自成一体,享有盛名。1974年9月底韩振纪和部分尚未落实政策的党政军老同志一起应邀参加周恩来总理主持的国庆招待会。

那么,解放军是怎样从“小米加步枪”转变为拥有强大炮兵、具备大规模野战和攻坚能力的呢?

1946年11月13日,朱德以中央军委的名义致电华东、华北和晋冀鲁豫军区负责人,要求派干部携带资金前往大连开办兵工企业等。在这个指示下,一大批干部从延安和各个解放区奔赴大连。1947年7月1日,在中共的领导下,以民办企业的名义组建了规模庞大的联合企业“大连建新公司”。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第一个规模最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大型军工联合企业诞生了。从此,这些勇敢的军工人艰苦创业、勤奋钻研,把工厂当战场,创造出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

干部和设备、原料的问题解决后,最重要的就是工人和技术人员的问题。珲春基地的工人和技术员来自中国、朝鲜和日本三国,出现了许多复杂的政治和政策性问题,军工干部花费了大量的心血,在思想政治工作上付出的精力,但是当时只有240名工人,真正懂技术的就更少了。凡是有一技之长的人,领导上都给予重用,让他们担任各级生产部门的负责人。这些技术工人有的是从鞍山、本溪、通化带来的,有的是在当地招收的。子弹厂的股长于震密是招聘来的技工,享受薪金待遇。他看到共产党的干部都是供给制,还处处干在前面,受了感动,主动要求取消薪水,与干部们一样吃供给制,当股长后工作一直很出色。

1975年3月30日晨,韩振纪将军患心肌梗塞症在北京病逝。

除了战场上缴获国民党军的武器外,主要是靠创办自己的军事工业完成了这个重要转变。说到军工,很多人都看过吴运铎在建国初写的《把一切献给党》。在这本小书里,真实记录了新四军在抗战期间是怎样白手起家,建立自己的军工厂的。山东根据地的牙山有八路军最大的军工厂,约百余间房,月生产手榴弹8000个,当时可算不小的产量了。

1946年初,在东北局军工部的领导下,在工人们的支持下,大连市委经过努力,公司开始陆续恢复了生产。建新公司最主要的任务之一是生产其他解放区无法生产的,而在解放战争的阵地攻坚战中迫切需要的七五口径炮的炮弹。建新公司的干部、技术人员和试验室分析员以及工人们以大无畏的勇气和深湛的工匠精神,经过科研、试制、生产定型等紧张的工作,以及老厂和引信、发射药、硝酸甘油、装弹等新建厂的通力协作,获得了准确的数据,并于1948年1月24日试制完成无烟药、药筒等全装炮弹的零部件。

军工厂由于缺乏中高级技术人员,所以只能从留用的日本人中挑选。在珲春的军工厂里,日本人担任的都是关键性的技术工作。如手榴弹厂有六十多名日本人,几乎都在重要技术岗位上。制造科科长是个小资本家,原来在日本开工厂。美国空军炸毁了他的工厂,才到中国来谋生,对手榴弹制造技术是内行。手榴弹装配的主要工序拉火精药股,股长也是个日本老头,思想很顽固,但工作很认真,对拉火技术很有研究。精药组的装配工人也全部是日本人。

韩振纪白手起家

解放战争初期,军工事业比抗战时大有发展。邯郸、临沂、烟台、德州等一批城市的解放,解放军通过没收敌伪工厂,建起一批军工厂,能生产子弹、手榴弹和迫击炮弹。华东军区在鲁南和胶东的军工厂每月能生产子弹16万发,迫击炮、山炮弹13000发、无烟火药3000斤。

为了纪念这个具有重要意义的日子,建新公司将自行生产的全装炮弹命名为“一·二四”式炮弹。这种“一·二四”式全装钢质后膛炮弹,比前膛炮弹在技术、工艺上更科学,杀伤威力也更大。经公司上下的努力,该炮弹1947年底就已经基本达到了月产1万发的能力。

这些日本人由于生活困难,情绪低落,经常在一起酝酿回国,消极怠工。1947年8月,东北遣返日本侨民回国,日本人得到消息,就秘密开会,在厂房里写标语:“我们回国,你们回家!”由于语言不通,道理讲了不少,但收效甚微。干部们软硬兼施,不听劝就下命令,在车间里建立严格的统计,每天产量高的就表扬,产量低或质量差的就批评。在大会上严厉指责坏人的活动,不许法西斯的思想抬头。日本人服从意识较强,也就不闹事了。

1945年年底进军东北时,中共中央从延安和各解放区抽调了一批军工干部到东北去开展工作。他们在沈阳、

图片 4

淮海战役前夕,建新公司全体干部员工在“一切为了前线”号召的鼓舞下,与各解放区干部群众一起投入到生产支前运动中。兵工厂干部职工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在保证绝对质量的前提下,抓紧炮弹的生产和改进研发。兵工厂生产出来的炮弹,都要经过技术人员的层层检验、实弹发射、打靶合格后才能出厂送往淮海前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