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庆九年又发生了宫禁案www.350zh.com:,有一个小贩就跑到皇宫里摆摊卖东西去了

www.350zh.com 1

www.350zh.com 1

时间一长,王库儿成了宫里的熟人,侍卫呀、章京呀,他也认识不少,这些人不但不抄他摊子,还以优惠价买他东西。就这样,王库儿一干就是好几个月。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大家都知道古代皇宫绝对是守卫最严密的地方,不仅是国家政治的中枢,还是皇帝的老窝,可是在清咸丰年间,却发生了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事,一小贩在紫禁城大摇大摆卖了两年年馒头,竟无人问津!

而王库儿本人也没闲着,因为他在宫中售卖已有时日,出入禁门很有经验又混得脸熟,还结识了不少宫中之人,所以仍然在宫中找到了活计。有一个叫张春成的宫内厨师,让王库儿帮他一起做饭并住在他那儿。过了一段时间,宫中稽查又严了起来,王库儿就在咸丰三年三月初六辞去工作,向其兄张贵林要回腰牌,想重操旧业。可3月23日这天,已在宫中混迹近两年的王库儿露馅了……

故宫又名紫禁城,在明清两代是皇帝的居所和国家政治中心,禁卫森严,但五百多年里还是发生了不少刺杀案、盗窃案、火灾案、宫禁案,寻常百姓甚至也能混入宫廷……
和尚想进皇城化缘结果反被勒令还俗
紫禁城坚如磐石而又防守严密,宫禁制度面面俱到又处罚严厉,按理说就不该有什么破禁之事发生。但是事情总是比想象的复杂,破禁之事屡禁不绝,而不少私闯宫禁事件的主角是道士和僧侣。
明代皇帝多崇尚道教,有些道士就钻了空子混到宫廷中来。明宪宗成化十二年,有一个妖道李子龙用旁门左道蛊惑人心,太监鲍石、郑忠等人对他奉若神明,常引他入宫游玩。还带他登上过万寿山观景。有的宫女为了能得到皇帝的临幸,并且怀上龙胎,也请李大师做法。李子龙在装神弄鬼之余,竟与宫女通奸,直到被锦衣卫拿获,才和多名太监一起被枭首示众。
无独有偶,嘉庆九年又发生了宫禁案。正月间,安徽宁国府泾县有一位了友和尚,云游到浙江普陀山后忽然心窍一开,想进京求见皇上,想着皇上能赏给他住持再赏脸应请南巡。想入非非的了友就从江南、山东一带一路募化往北而来。3月25日抵京后在各处寺庙住歇,因他有度牒就常进皇城内化缘,并多次到东华门外跪拜,想趁机进宫,但因稽查严密没能进去。虽然如此,了友晋见之心不死,他继续一边募化一边等待时机。
春去冬来,一转眼多半年过去了,11月24日这天,寒风朔朔,了友又到东华门外观望,被守门护军赶走,但执着的他并没有离去,而是来到景山东门外忍饥挨冻,一直待到深夜约五更时分。见有几个人打着灯挑着食盒往这边走来,凭他的经验判定,八成是往宫里送食的人。于是,了友就悄悄地跟在后面轻松混入神武门内,走进右东夹道。但大内宫深、墙高、夜黑、灯稀,一心想见皇帝的了友也不免紧张无措,就顺着墙往南走,可没走多远,就被巡夜的护军拿获。
嘉庆皇帝很快得知此事,下令严惩。最后了友被勒令还俗,杖责六十,流放一年,并枷号两个月示众。当晚神武门值班的护军官都受到杖责、革职、枷号示众等处分,大内门禁制度也显露破绽。
捡块腰牌混进紫禁城 大模大样卖起白馒头
咸丰三年3月23日这天,在靠近皇帝起居的养心殿的隆宗门外,一个正在卖馒头的小贩王库儿被巡守人员捉住。这是怎么回事呢?宫廷禁地岂能容商贩叫卖?
王库儿是顺天府宛平县一个以做小买卖为生的老百姓,咸丰元年九月间,他在做生意时无意间捡到一块宫里用的腰牌,起初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感觉是宫里的东西,就顺手戴在了腰上。回家之后,他想来想去,决定去紫禁城的宫门前问问,如果是捡到的贵重东西,他交到宫里,兴许能得到嘉奖和赏赐。
到了宫门前之后.他凑近威严的卫兵,心里还有点哆嗦,把腰牌掏出来,刚要说话,卫兵向他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他愣了一下,就迈过了厚重的门槛。他在里面东转西转,脑子里晕晕乎乎,看到了一列巡逻的太监,急忙往回走,离开紫禁城回了家。
回来后一想,这一趟宫廷之行,简直就像做了一场大梦。可过了几个月,回想在紫禁城中见到的红墙绿瓦,雕梁画栋,心里又直痒痒。他终于按捺不住,又去了一次。这次和上次一样,仅凭着那张腰牌,他在紫禁城中自由出入,无人阻拦。
这样去了三五次之后,当初胆战心惊的感觉没有了,他又冒出个想法:能不能在宫中卖自己的馒头?
他挑着两担馒头进去,找个角落摆起了摊,还真有太监前来购买,价钱是宫外的十倍,也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
渐渐地,王库儿就成为紫禁城的常客,大大方方地出入宫廷大门,俨然宫中一役,在宫廷之中售卖馒头饽饽等,竟也平安无事,日子一久,还与宫中不少人混得挺熟。
一直卖到咸丰二年四月间,王库儿的生意很好,可他还是没有将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心里又憋得难受。一天,他有个过继给舅舅家的哥哥张贵林来拜访,两人喝了点酒,王库儿借着酒劲儿,将秘密告诉了张贵林。
张贵林听说此事后又惊又喜,他向王库儿借了腰牌,也进宫观看了一番。后来他也想去大内做做这独家买卖,并把想法告诉了弟弟王库儿。王库儿倒也干脆,当即就答应了。自此张贵林就接替王库儿,开始了他原来做梦都不敢想的大内摆摊的生意。
而王库儿本人也没闲着,因为他在宫中售卖已有时日,出入禁门很有经验又混得脸熟,还结识了不少宫中之人,所以仍然在宫中找到了活计。有一个叫张春成的宫内厨师,让王库儿帮他一起做饭并住在他那儿。过了一段时间,宫中稽查又严了起来,王库儿就在咸丰三年三月初六辞去工作,向其兄张贵林要回腰牌,想重操旧业。可3月23日这天,已在宫中混迹近两年的王库儿露馅了……
这块腰牌原是什么人的?随身佩带的证件怎么会丢呢?原来,这块腰牌是銮仪卫一个负责厨房事务的校尉袁士栋的,咸丰元年九月间,同在一处服役的翟二套出去买菜,拿错了腰牌又不慎丢失,因怕受责罚不敢呈报,于是乎文中的事情就发生了。

皇宫大内,那是皇家禁地,里面又是皇上,又是皇后,还是嫔妃贵人宫女太监,全都是皇上身边的人,安全那必须是第一的,除了文武百官和宫里打杂的,外人绝对不能进去,更不要说在里面摆摊设点卖东西了。可大清朝却是个例外,有一个小贩就跑到皇宫里摆摊卖东西去了,而且一卖就是两年多,不但没人管,还交了几个宫女朋友。在宫里摆摊卖东西,那可是蝎子屎——毒一份啊,这位小贩算是大清最牛的小贩了!

到了咸丰二年四月,王库儿过继出去的哥哥张贵林找上门来。张贵林听说王库儿在宫里摆摊发了财,也想到宫里去摆摊,顺便也瞧瞧宫女啊、皇妃啊什么的,过过眼瘾。王库儿说行啊,亲兄弟嘛,有福同享!于是,他把自己的摊子让给了张贵林,自己跟宫里的一个厨师朋友张春成住到了一块,帮着张春成给宫里做饼。

www.350zh.com 2

张贵林听说此事后又惊又喜,他向王库儿借了腰牌,也进宫观看了一番。后来他也想去大内做做这独家买卖,并把想法告诉了弟弟王库儿。王库儿倒也干脆,当即就答应了。自此张贵林就接替王库儿,开始了他原来做梦都不敢想的“大内摆摊”的生意。

这个小贩名叫王库儿,顺天府宛平县人。没进宫摆摊之前,他在大栅栏街上挎个筐卖馒头、饽饽之类的食物。因为大栅栏离皇宫很近,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竟混进宫里,在宫里支上摊子,依然卖他的馒头、饽饽,因为宫里只有他一个人摆摊,生意还特别好,卖的价钱也比外边贵10倍。

转眼又过了一年,宫里开始严查了。王库儿怕张贵林出事儿,就把摊子又收了回来,自己接着在宫里摆摊。为了安全起见,他把摆子挪到了隆宗门外。

王库儿在宫里转了一圈,见紫禁城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人摆摊做买卖,尼玛,独一份的买卖,在这里摆摊绝对大赚特赚,于是王库儿就挑着担子在紫禁城卖起了他的馒头!

故宫又名紫禁城,在明清两代是皇帝的居所和国家政治中心,禁卫森严,但五百多年里还是发生了不少刺杀案、盗窃案、火灾案、宫禁案,寻常百姓甚至也能混入宫廷……

王库儿一看,完喽,我这回撞枪口上了!原来,王库儿能在宫里进出自如,还明目张胆摆摊卖东西,全凭他手里的这块腰牌。这腰牌是哪来的?王库儿在大栅栏拣的。有了这块腰牌,王库儿随便进出皇宫,也没人仔细查问,就连他在宫里摆摊都没人管。后来王库儿哥哥张贵林也想进宫摆摊,王库儿就把腰牌上“袁士栋”刮掉,改成了张贵林。张贵林离宫之后,他又把名字改成了“袁士栋”。谁知,这回王库儿倒霉,遇上了腰牌的主人袁士栋。

www.350zh.com 3

捡块腰牌混进紫禁城大模大样卖起白馒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