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令置护西域副校尉,流沙以西为一域

北魏太平真君九年(448年),魏成周公万度归率兵攻破西域(玉门、阳关以西,葱岭以东,巴尔喀什湖以南地区),焉耆国(今属新疆)的作战。焉耆为西域城邦,都员渠城(今新疆焉耆回族自治县南)。东距高昌900里,西离龟兹900里,中间都是沙碛地带。因多次剽劫北魏出使西域的使臣,魏太武帝拓跋焘于太平真君九年九月遣万度归率军往攻。度归部出发时仅有5000轻骑和少量粮食,靠取粮于途中,来保证连续进军,度归领军从东面攻焉耆边守,拔左回、尉犁二城(焉耆国内共有9城)。进而围攻员渠城,焉耆王鸠尸卑那率4万人出城守险抵抗。万度归选募壮勇,持短兵器冲击,鸠尸卑那部众大溃,皆被俘虏。焉耆王初逃入山中,后见其国尽为万度归所占,乃逃奔龟兹。魏太武帝令附于魏的唐和(原北凉将领)和车师国大帅、前部王车伊洛率所部会同万度归征讨西域。唐和说降柳驴以东6城,随后联兵攻克波居罗城。十二月,万度归奉命率骑1000西击龟兹,留唐和镇守焉耆。龟兹遣鸟羯目提等领兵3000抵御,万度归将其击败,斩首200余,获驼马而还。此时,柳驴戍主乙直伽阴谋叛魏,唐和击斩之。从此,诸胡降服,西域再次平定。<

北魏太平真君六年(445年),北魏再次遣兵攻破吐谷浑,其王慕利延逃往西域的作战。是年四月,魏太武帝拓跋焘遣征西大将军、高凉王拓跋那等领兵攻吐谷浑王慕利延于白兰山(今青海黄河源西北布尔汗布达山),秦州刺史封敕文、安远将军乙鸟头率部击慕利延之侄什归于枹罕(今甘肃临夏西南)。七月,什归得悉魏军将至,弃城逃走。八月,封敕文等入枹罕,将其民众千家迁入上邽(今甘肃天水),留乙鸟头部镇守枹罕。拓跋那部进至白兰山东北的宁头城,慕利延拥其部落过沙漠西逃。前吐谷浑王慕璝之子被囊领兵迎战,被拓跋那击破。被囊逃走,魏中山公杜丰率精骑追击,度三危山(今甘肃敦煌东南),至雪山,俘被囊及什归等,送往平城(今山西大同东北)。慕利延率余部西入于阗(西域国名,今新疆和田境),杀其王,据其地,死者数万人。<

主要成就:魏关中农民起义军首领

  后王居务涂谷,去长史所居五百里,去洛阳九千六百二十里。领户四千余,口万五千余,胜兵三千余人。

姑默国,居南城,在龟兹西,去代一万五百里。役属龟兹。

出生地:北地郡卢水

  土多金银奇宝,有夜光璧、明月珠、骇鸡犀、珊瑚、虎魄、琉璃、琅玕、朱丹、青碧。刺金缕绣,织成金缕罽、杂色绫。作黄金涂、火浣市。又有细布,或言水羊毳,野蚕茧所作也。合会诸香,煎其汁以为苏合。凡外国诸珍异皆出焉。

鄯善国,都扞泥城,古楼兰国也。去代七千六百里,所都城方一里。地多沙卤,
少水草,北即白龙堆路。至太延初,始遣使来献。四年,遣其弟素延耆入侍。及世
祖平凉州,沮渠牧犍弟无讳走保敦煌。无讳后谋渡流沙,遣其弟安周击鄯善,王比
龙恐惧欲降。会魏使者自天竺、罽宾还,俱会鄯善,劝比龙拒之,遂之连战,安周
不能克,退保东城。后比龙惧,率众西奔且末,其世子乃应安周。鄯善人颇剽劫之,
令不得通。世祖诏散骑常侍、成周公万度归乘传发凉州兵讨之,度归到敦煌,留辎
重,以轻骑五千渡流沙,至其境。时鄯善人众布野,度归敕吏卒不得有所侵掠,边
守感之,皆望旗稽服。其王真达面缚出降,度归释其缚,留军屯守,与真达诣京都。
世祖大悦,厚待之。是岁,拜交趾公韩牧为假节、征西将军、领护西戎校尉、鄯善
王以镇之,赋役其人,比之郡县。

河东薛永宗起兵响应,声势浩大。太平真君七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部署镇压,薛永宗败亡。盖吴收复杏城起义,自称秦地王。拓跋那采用陆俟计策,诱使盖吴叔父将其杀害。

  顺帝永建六年,于窴王放前遣侍子诣阙贡献。元嘉元年,长史赵评在于窴病痈死,评子迎丧,道经拘弥。拘弥王成国与于窴王建素有隙,乃语评子云:「于窴王令胡医持毒药著创中,故致死耳。」评子信之,还入塞,以告敦煌太守马达。明年,以王敬代为长史,达令敬隐核其事。敬先过拘弥,成国复说云:「于窴国人欲以我为王,今可因此罪诛建,于窴必服矣。」敬贪立功名,且受成国之说,前到于窴,设供具请建,而阴图之。或以敬谋告建,建不信,曰:「我无罪,王长史何为欲杀我?」旦日,建从官属数十人诣敬。坐定,建起行酒,敬叱左右执之,吏士并无杀建意,官属悉得突走。时成国主簿秦牧随敬在会,持刀出曰:「大事已定,何为复疑?」即前斩建。于窴侯将输僰等遂会兵攻敬,敬持建头上楼宣告曰:「天子使我诛建耳。」于窴侯将遂焚营舍,烧杀吏士,上楼斩敬,悬首于市。输僰欲自立为王,国人杀之,而立建子安国焉。马达闻之,欲将诸郡兵出塞击于窴,桓帝不听,征达还,而以宋亮代为敦煌太守。亮到,开募于窴,令自斩输僰。时输僰死已经月。乃断死人头送敦煌,而不言其状。亮后知其诈,而竟不能出兵,于窴恃此遂骄。

罽宾国,都善见城,在波路西南,去代一万四千二百里。居在四山中。其地东
西八百里,南北三百里。地平温和。有苜蓿、杂草、奇木、檀、槐、梓、竹。种五
谷,粪园田。地下湿,生稻。冬食生菜。其人工巧,雕文、刻镂、织罽。有金银铜
锡以为器物。市用钱。他畜与诸国同。每使朝献。

出生时间:418年

  严国,在奄蔡北,属康居,出鼠皮以输之。

初,世祖每遣使西域,常诏河西王沮渠牧犍令护送,至姑臧,牧犍恆发使导路
出于流沙。后使者自西域还,至武威,牧犍左右谓使者曰:“我君承蠕蠕吴提妄说,
云:‘去岁魏天子自来伐我,士马疫死,大败而还,我禽其长弟乐平王丕。’我君
大喜,宣言国中。”又闻吴提遣使告西域诸国,称:“魏已削弱,今天下唯我为强,
若更有魏使,勿复恭奉。”西域诸国亦有贰者。牧犍事主稍以慢惰。使还,具以状
闻,世祖遂议讨牧犍。凉州既平,鄯善国以为“脣亡齿寒,自然之道也,今武威为
魏所灭,次及我也。若通其使人,知我国事,取亡必近,不如绝之,可以支久”,
乃断塞行路,西域贡献,历年不入。后平鄯善,行人复通。

河东人薛永宗起兵应盖吴,袭击闻喜。北魏太武帝以留万骑兵分别讨伐两支起义军。盖吴自称天台王,署置百官。次年二月,被魏军击败于杏城,形势危急,复遣使上表刘宋求援,宋以其为都督关、陇诸军事,雍州刺史、北地郡公;并使雍、梁二州发兵屯境上,以声援盖吴。五月,盖吴收兵复据杏城,改称秦地王,声势复振。六月,北魏太武帝集中数州兵力,并作周密部署,于八月向义军进攻。义军失败,盖吴为叛徒所杀(一说在作战时中流矢而亡)。

  建武末,莎车王贤强盛,攻并于窴,徙其王俞林为骊归王。明帝永平中,于窴将休莫霸反莎车,自立为于窴王。休莫霸死,兄子广德立,后遂灭莎车,其国转盛。从精绝西北至疏勒十三国皆服从。而鄯善王亦始强盛。自是南道目葱领以东,唯此二国为大。

吐呼罗国,去代一万二千里。东至范阳国,西至悉万斤国,中间相去二千里;
南至连山,不知名;北至波斯国,中间相去一万里。国中有薄提城,周币六十里。
城南有西流大水,名汉楼河。土宜五谷,有好马、驼、骡。其王曾遣使朝贡。

所处时代:北魏

  德若国,领户百余,口六百七十,胜兵三百五十人。东去长史居三千五百三十里,去洛阳万二千一百五十里,与子合相接。其俗皆同。

渴槃陀国,在葱岭东,朱驹波西。河经其国,东北流。有高山,夏积霜雪。亦
事佛道。附于嚈哒。

太平真君六年,发动杏城起义,建立百官,自号天台王,部众十余万。遣使联络刘宋,宋文帝刘义隆以为雍州刺史、北地郡公。部将白广平率军西攻汧城,盖吴进攻李润堡,军至临晋,回军攻长安。

南天竺国,去代三万一千五百里。有伏丑城,周币十里,城中出摩尼珠、珊瑚。
城东三百里有拔赖城,城中出黄金、白真檀、石蜜、蒲萄。土宜五谷。世宗时,其
国王婆罗化遣使献骏马、金、银,自此每使朝贡。

盖吴,北地郡卢水胡人,北魏关中农民起义军首领。

  及孝和晏驾,西域背畔。安帝永初元年,频攻围都护任尚、段禧等,朝廷以其险远,难相应赴,诏罢都护。自此遂弃西域。北匈奴即复收属诸国,共为边寇十余岁。敦煌太守曹宗患其暴害,元初六年,乃上遣行长史索班,将千余人屯依吾,以招抚之。于是车师前王及鄯善王来降。数月,北匈奴复率车师后部王共攻没班等,遂击走其前王。鄯善逼急,求救于曹宗。宗因此请出兵击匈奴,报索班之耻,复欲进取西域。邓太后不许,但令置护西域副校尉,居敦煌,复部营兵三百人,羁縻而已。其后北虏连与车师入寇河西,朝廷不能禁,议者因欲闭玉门、阳关,以绝其患。

阿钩羌国,在莎车西南,去代一万三千里。国西有县度山,其间四百里中,往
往有栈道,下临不测之渊,人行以绳索相持而度,因以名之。土有五谷诸果。市用
钱为货。居止立宫室。有兵器。土出金珠。

www.lishixinzhi.com

  莎车国,西经蒲犁、无雷至大月氏,东去洛阳万九百五十里。

赊弥国,在波知之南。山居。不信佛法,专事诸神。亦附嚈哒。东有钵卢勒国,
路嶮,缘铁锁而度,下不见底。熙平中,宋云等竟不能达。

去世时间:446年

  永兴元年,军师后部王阿罗多与戊部候严皓不相得,遂忿戾反畔,攻围汉屯田且固城,杀伤吏士。后部候炭遮领余人畔阿罗多,诣汉吏降。阿罗多迫急,将其母妻子,从百余骑亡走北匈奴中,敦煌太守宋亮上立后部故王军就质子卑君为后部王。后阿罗多复从匈奴中还,与卑君争国,颇收其国人。戊校尉阎详虑其招引北虏,将乱西域,乃开信告示,许复为王,阿罗多乃诣详降。于是收夺所赐卑君印绶,更立阿罗多为王,仍将卑君还敦煌,以后部人三百帐别属役之,食其税。帐者,犹中国之户数也。

洛那国,故大宛国也。都贵山城,在疏勒西北,去代万四千四百五十里。太和
三年。遣使献汗血马,自此每使朝贡。

字 号:天台王

  九年,康死,谥宣成王。弟贤代立,攻破拘弥、西夜国,皆杀其王,而立其兄康两子为拘弥、西夜王。十四年,贤与鄯善王安并遣使诣阙贡献,于是西域始通。葱领以东诸国皆属贤。十七年,贤复遣使奉献,请都护。天子以问大司空窦融,以为贤父子兄弟相约事汉,款诚又至,宜加号位以镇安之。帝乃因其使,赐贤西域都护印绶,及车旗黄金锦绣。敦煌太守裴遵上言:「夷狄不可假以大权,又令诸国失望。」诏书收还都护印绶,更赐贤以汉大将军印绶。其使不肯易,遵迫夺之,贤由是始恨。而犹诈称大都护,移书诸国,诸国悉服属焉,号贤为单于。贤浸以骄横,重求赋税,数攻龟兹诸国,诸国愁惧。

悉居半国,故西夜国也,一名子合。其王号子,治呼犍。在于阗西,去代万二
千九百七十里。太延初,遣使来献,自后贡使不绝。

北魏太平真君六年九月,在杏城聚众反魏,各族人民纷起响应,起义军发展至十余万人。十月,击杀率兵来讨的北魏长安镇守副将拓跋纥。十一月,分兵进击,遣别部帅白广平西入新平,安定地区氐族、羌族等族均聚众响应。分兵东攻临晋以东、西攻至长安,但两路义军均遭魏军阻击,严重受挫。

  前后部及东且弥、卑陆、蒲类、移支,是为车师六国,北与匈奴接,前部西通焉耆北道,后部西通乌孙。

西域

民族族群:羌族

  东离国,居沙奇城,在天竺东南三千余里,大国也。其土气、物类与天竺同。列城数十,皆称王。大月氏伐之,遂臣服焉。男女皆长八尺,而怯弱。乘象、骆驼,往来邻国。有寇,乘象以战。

且弥国,都天山东于大谷,在车师北,去代一万五百七十里。本役属车师。

本 名:盖吴

  转北而东,复马行六十余日至安息。后役属条支,为置大将,临领诸小城焉。

疏勒国,在姑默西,白山南百余里,汉时旧国也。去代一万一千二百五十里。
高宗末,其王遣使送释迦牟尼佛袈裟一,长二丈余。高宗以审是佛衣,应有灵异,
遂烧之以验虚实,置于猛火之上,经日不然,观者莫不悚骇,心形俱肃。其王戴金
师子冠。土多稻、粟、麻、麦、铜、铁、锡、雌黄、锦、绵,每岁常供送于突厥。
其都城方五里,国内有大城十二,小城数十。人手足皆六指,产子非六者即不育,
胜兵二千人。南有黄河,西带葱岭,东去龟兹千五百里,西去汗国千里,南去朱
俱波八九百里,东北至突厥牙帐千余里,东南去瓜州四千六百里。

  安息国,居和椟城,去洛阳二万五千里。北与康居接,南与乌弋山离接。地方数千里,小城数百,户口胜兵最为殷盛。其东界木鹿城,号为小安息,去洛阳二万里。

恃地多险,颇剽劫中国使。世祖怒之,诏成周公万度归讨之,约赍轻粮,取食
路次。度归入焉耆东界,击其边守左回、尉犁二城拔之,进军向员渠。鸠尸卑那以
四五万人出城守险以拒。度归募壮勇,短兵直往冲,尸鸠卑那众大溃,尽虏之,单
骑走入山中。度归进屠其城,四鄙诸戎皆降服。焉耆为国,斗绝一隅,不乱日久,
获其珍奇异玩殊方谲诡不识之物,橐驼马牛杂畜巨万。时世祖幸阴山北宫,度归破
焉耆露板至,世祖省讫,赐司徒崔浩书曰:“万度归以五千骑经万余里,拔焉耆三
城,获其珍奇异物及诸委积不可胜数。自古帝王虽云即序西戎,有如指注,不能控
引也。朕今手把而有之,如何?”浩上书称美,遂命度归镇抚其人。初鸠尸卑那走
山中,犹觊城不拔,得还其国。既见尽为度归所克,乃奔龟兹,龟兹以其婿,厚待
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