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难当军攻10余日,杨难当遣其子杨和与蒲甲子等领兵攻萧承之

图片 1

宋元嘉十年(433年)九月至次年闰三月于仇池(今甘肃成县西北)氐王杨难当起兵反宋失败的作战。氐王杨难当原称藩于南朝宋,被封为冠军将军、秦州刺史、武都王。因与南朝宋梁、南秦二州刺史甄法护不睦,遂投靠北魏,拜征南大将军、秦、梁二州牧、南秦王。元嘉十年九月,杨难当趁宋新任梁、南秦二州刺史萧思话未至,原刺史甄法护即将东下之机,举兵袭梁州(今陕西汉中东),破白马(即阳平关,今陕西勉县西),击败甄法护参军鲁安期等,俘晋昌太守张范。又攻葭萌(今四川广充南),获晋寿太守范延朗。十一月,甄法护弃城奔洋川郡之西城(今陕西西乡南),杨难当遂据有汉中之地,以其司马赵温为梁、秦二州刺史。次年正月,萧思话至襄阳(今属湖北),遣其司马萧承之为前驱。承之沿途收集散卒,得1000人,进据敖头城(今陕西石泉东南汉江东岸)。杨难当留赵温镇守梁州,又遣其魏兴太守薛健据黄金戍(与铁城戍相对,今陕西洋县东北),自引兵西还。萧思话派阴平太守萧坦进攻铁城戍,克之。二月,赵温、薛健与其冯翊太守蒲甲子合兵攻萧坦营垒,被坦击败,温等退保西水。临川王刘义庆派遣龙骧将军裴方明率3000人自涪城(今四川绵阳东)往助萧承之,拔黄金戍而据之。赵温弃州城,退据小城,薛健、蒲甲子退保下桃城(今汉中东)。萧思话继至,与萧承之合击赵温等,屡胜。刘宋行参军王灵济另率兵直指洋川,攻克南城(今汉中西北),杨擒其守将赵英,南城无粮资,王灵济引军与萧承之会合。三月,杨难当遣其子杨和与蒲甲子等领兵攻萧承之,相持40余日,围承之数十重。两军短兵相接,难用弓矢,氐兵披甲、戈矛不能入。萧承之下令砍断长稍,只留数尺长,然后以大斧捶之,一稍辄穿数人。氐兵抵挡不住,焚烧营垒后逃走。闰三月,萧承之率部众追击氐军,直至南城。氐兵败,被俘杀甚众。宋军收复汉中全部失地。点评:此战,杨难当因胜而骄,不顾宋援兵继至,引军西还。而宋军则不断增兵连战获胜。杨难当再调援兵为时已晚,加之萧承之颇通战法,使杨难当一败涂地。<

汉中之战

裴方明(?—443.9.5),南北朝时期宋朝大将。裴方明虽为宋朝名将,但史书并没有为其立传,最早关于他的记载是在元嘉九年镇压赵广起义。
是年,宋益州刺史刘道济聚敛兴利,伤政害民,立官冶禁私铸,贵卖铁器,民众怨声载道。七月,流民许穆之诈称晋宗室司马飞龙,得氐王杨难当资以兵力,又招募蜀人,共得千余人。遂攻杀巴兴令,驱逐阴平太守,刘道济派兵击斩之。五城人帛氐奴、赵广假称司马飞龙犹在阳泉山中,聚众得数千人,往攻广汉。刘道济遣参军程展会同治中李抗之率500人击之,皆败
。巴西人唐频聚众响应,与赵广等攻陷涪城。涪陵、江阳、遂宁诸郡守皆弃城逃去,蜀地民众和外地侨民皆反。九月,赵广等进攻成都,刘道济据城自守。赵广部众屯聚日久,不见司马飞龙,欲散去。赵广遂拥阳泉寺道士程道养冒充司马飞龙,立为蜀王,建元泰始,备置百官。以道养弟道助为骠骑将军,镇涪城;赵广、帛氐奴、梁显及其同党张寻、严遐皆为将军,拥奉程道养还成都,众至十余万,四面围攻该城。
此时,刘道济遣中兵参军裴方明和任浪之各率千余人出战,但皆战败而还。十二月,裴方明等再次出城,攻破程道养营,焚其积聚。刘道济劝降赵广部将杨孟子,约期内外夹击,为赵广所知,遣将追斩孟子。裴方明复率兵出战,屡获胜,赵广部众大溃。程道养收集散卒得7000人,还广汉,赵广另率5000余人还涪城。成都城内粮尽,裴方明率2000人出城寻找军食,但为赵广部所败,单马而还。于是赵广部军心大振,散而复聚。
裴方明乘夜被城上士兵用绳索垂拉上城,刘道济没有怪罪裴方明,为其安排饮食,裴方明泣不能食。刘道济安慰他说:「卿非大丈夫,小败何苦!贼势既衰,台兵垂至,但令卿还,何忧于贼」(《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二十二》)!随即将自己的部分人员交纳给裴方明使用。
时义军在城外扬言「方明已
」,城中闻后大为恐慌。刘道济夜点火把,将裴方明请出示众,军心乃安。为抵抗义军,刘道济悉倾所有家财,令裴方明招募兵员。时城中又传言刘道济已
,所以没有报名的人。刘道济采纳梁俊之办法,率手下三十余人外出,并且告诉城中百姓:「吾病小损,各听归家休息」(《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二十二》)。于是城中乃安,应募者日有千余人。
元嘉十年二月,刘道济卒。为安众心,裴方明等秘密埋其尸而不使人知,并乘程道养于毁金桥祭天之机,率3000人出城袭之。大败程道养等,程道养退保广汉。此时,宋荆州刺史、临川王刘义庆以巴东太守周籍之督巴西等五郡诸军事,率2000人援救成都。
三月,赵广等自广汉至郫县,连营以百数。周籍之与裴方明合兵,攻克郫,继而进击赵广等于广汉,赵广等逃还涪城及五城。四月,方给刘道济发丧。五月,裴方明进军涪城,破张寻、唐频、擒程道助,斩严遐,赵广等奔散。至九月,程道养率2000余家逃入广汉山谷中,起义被宋军镇压。裴方明因功被升为龙骧将军。
当时,氐王杨难当原称藩于宋朝,被封为冠军将军、秦州刺史、武都王。因与南朝宋梁、南秦二州刺史甄法护不睦,遂投靠北魏,拜征南大将军、秦、梁二州牧、南秦王。九月,杨难当趁宋新任梁、南秦二州刺史萧思话未至,原刺史甄法护即将东下之机,举兵袭梁州,破白马(即阳平关,今陕西勉县西),击败甄法护参军鲁安期等,俘晋昌太守张范。又攻葭萌,获晋寿太守范延朗。十一月,甄法护弃城奔洋川郡之西城,杨难当遂据有汉中之地,以其司马赵温为梁、秦二州刺史。
元嘉十一年正月,萧思话至襄阳,遣其司马萧承之为前驱。承之沿途收集散卒,得1000人,进据敖头城(今陕西石泉东南汉江东岸)。杨难当留赵温镇守梁州,又遣其魏兴太守薛健据黄金戍(与铁城戍相对,今陕西洋县东北),自引兵西还。萧思话派阴平太守萧坦进攻铁城戍,克之。
二月,赵温、薛健与其冯翊太守蒲甲子合兵攻萧坦营垒,被萧坦击败,赵温等退保西水。临川王刘义庆派遣裴方明率3000人自涪城往助萧承之,拔黄金戍而据之。赵温弃州城,退据小城,薛健、蒲甲子退保下桃城。萧思话继至,与萧承之合击赵温等,屡胜。刘宋行参军王灵济另率兵直指洋川,攻克南城,杨擒其守将赵英,南城无粮资,王灵济引军与萧承之会合。
三月,杨难当遣其子杨和与蒲甲子等领兵攻萧承之,相持40余日,围承之数十重。两军短兵相接,难用弓矢,氐兵披甲、戈矛不能入。萧承之下令砍断长稍,只留数尺长,然后以大斧捶之,一稍辄穿数人。氐兵抵挡不住,焚烧营垒后逃走。闰三月,萧承之率部众追击氐军,直至南城。氐兵败,被俘杀甚众。宋军收复汉中全部失地。
元嘉十八年十一月,氐王杨难当倾其众攻宋,谋取蜀地。遣建忠将军苻冲出东洛以御梁州兵,遭宋梁、秦二州刺史刘真道击杀。杨难当攻葭萌,俘晋寿太守申坦,进围涪城,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刘道锡闭城固守。杨难当军攻10余日,不克,乃还。
十二月,宋文帝刘义隆为讨伐杨难当,命裴方明等率甲士3000人进击,又征发荆、雍二州兵,皆受刘真道节度。
元嘉十九年五月,裴方明率军进至汉中与刘真道等分兵先后攻克武兴、下辩、白水等地。杨难当遣建节将军苻弘祖守兰皋,使其子抚军大将军杨和率重兵作后继。裴方明与苻弘祖战于浊水城,大破之,斩弘祖;杨和退走,追至赤亭,又破之。杨难当奔上邦,杨难当侄、建节将军杨保炽被俘。杨虎系杨难当之子,为益州刺史,守阴平,闻杨难当败逃,即引兵还。至下辨,裴方明使其子肃,之拦击之,擒杨虎、送建康斩首。宋军占据仇池。北魏遣使迎杨难当至平城。七月,宋廷以裴方明为梁、南秦二州刺史。
但是在元嘉二十年七月甲子(即公元443年9月5日),裴方明被宋文帝以贪污的罪名下狱杀死,与其一同遇难的还有前雍州刺史刘真道。裴方明是继
之后,又一个被诛杀的名将。宋文帝的作法,使宋国军力顿减,再加连年征战,国力渐衰,兵力不足,很长一段时间都缺乏统军御将的帅才,在与北魏的战争中,始终处于被动地位。

裴方明

图片 1

宋元嘉十年九月至次年闰三月于仇池氐王杨难当起兵反宋失败的作战。

裴方明(?—443.9.5),南北朝时期宋朝大将。

当年,谢安的孙子谢混,少有美誉,号称风华江左第一。他喜爱山水不愿从政,与谢灵运、谢晦等人居住在乌衣巷中,成日清谈宴饮,怡然自得。

www.lishixinzhi.com

裴方明虽为宋朝名将,但史书并没有为其立传,最早关于他的记载是在元嘉九年镇压赵广起义。

好景不长,其父谢琰在镇压孙恩之乱时,因轻敌与谢混的两个哥哥同时罹难。谢混悲痛欲绝,为了维持家族地位,撑起谢氏门庭,他不得不登上政治舞台,接受了世袭的爵位蔡望公。

氐王杨难当原称藩于南朝宋,被封为冠军将军、秦州刺史、武都王。因与南朝宋梁、南秦二州刺史甄法护不睦,遂投靠北魏,拜征南大将军、秦、梁二州牧、南秦王。元嘉十年九月,杨难当趁宋新任梁、南秦二州刺史萧思话未至,原刺史甄法护即将东下之机,举兵袭梁州,破白马(即阳平关,今陜西勉县西),击败甄法护参军鲁安期等,俘晋昌太守张范。又攻葭萌,获晋寿太守范延朗。十一月,甄法护弃城奔洋川郡之西城,杨难当遂据有汉中之地,以其司马赵温为梁、秦二州刺史。次年正月,萧思话至襄阳,遣其司马萧承之为前驱。承之沿途收集散卒,得1000人,进据敖头城(今陜西石泉东南汉江东岸)。杨难当留赵温镇守梁州,又遣其魏兴太守薛健据黄金戍(与铁城戍相对,今陜西洋县东北),自引兵西还。萧思话派阴平太守萧坦进攻铁城戍,克之。二月,赵温、薛健与其冯翊太守蒲甲子合兵攻萧坦营垒,被坦击败,温等退保西水。临川王刘义庆派遣龙骧将军裴方明率3000人自涪城往助萧承之,拔黄金戍而据之。赵温弃州城,退据小城,薛健、蒲甲子退保下桃城。萧思话继至,与萧承之合击赵温等,屡胜。刘宋行参军王灵济另率兵直指洋川,攻克南城,杨擒其守将赵英,南城无粮资,王灵济引军与萧承之会合。三月,杨难当遣其子杨和与蒲甲子等领兵攻萧承之,相持40余日,围承之数十重。两军短兵相接,难用弓矢,氐兵披甲、戈矛不能入。萧承之下令砍断长稍,只留数尺长,然后以大斧捶之,一稍辄穿数人。氐兵抵挡不住,焚烧营垒后逃走。闰三月,萧承之率部众追击氐军,直至南城。氐兵败,被俘杀甚众。宋军收复汉中全部失地。

是年,宋益州刺史刘道济聚敛兴利,伤政害民,立官冶禁私铸,贵卖铁器,民众怨声载道。七月,流民许穆之诈称晋宗室司马飞龙,得氐王杨难当资以兵力,又招募蜀人,共得千余人。遂攻杀巴兴令,驱逐阴平太守,刘道济派兵击斩之。五城人帛氐奴、赵广假称司马飞龙犹在阳泉山中,聚众得数千人,往攻广汉。刘道济遣参军程展会同治中李抗之率500人击之,皆败死。巴西人唐频聚众响应,与赵广等攻陷涪城。涪陵、江阳、遂宁诸郡守皆弃城逃去,蜀地民众和外地侨民皆反。九月,赵广等进攻成都,刘道济据城自守。赵广部众屯聚日久,不见司马飞龙,欲散去。赵广遂拥阳泉寺道士程道养冒充司马飞龙,立为蜀王,建元泰始,备置百官。以道养弟道助为骠骑将军,镇涪城;赵广、帛氐奴、梁显及其同党张寻、严遐皆为将军,拥奉程道养还成都,众至十余万,四面围攻该城。

谢混风姿绝伦,被东晋孝武帝选为女婿,将晋陵公主嫁与他为妻,婚后,谢混渡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点评:此战,杨难当因胜而骄,不顾宋援兵继至,引军西还。而宋军则不断增兵连战获胜。杨难当再调援兵为时已晚,加之萧承之颇通战法,使杨难当一败涂地。

此时,刘道济遣中兵参军裴方明和任浪之各率千余人出战,但皆战败而还。十二月,裴方明等再次出城,攻破程道养营,焚其积聚。刘道济劝降赵广部将杨孟子,约期内外夹击,为赵广所知,遣将追斩孟子。裴方明复率兵出战,屡获胜,赵广部众大溃。程道养收集散卒得7000人,还广汉,赵广另率5000余人还涪城。成都城内粮尽,裴方明率2000人出城寻找军食,但为赵广部所败,单马而还。于是赵广部军心大振,散而复聚。

后来谢混因党同刘毅,被刘裕下狱,晋陵公主还没来得及搭救,仅隔一天便被处死。

裴方明乘夜被城上士兵用绳索垂拉上城,刘道济没有怪罪裴方明,为其安排饮食,裴方明泣不能食。刘道济安慰他说:“卿非大丈夫,小败何苦!贼势既衰,台兵垂至,但令卿还,何忧于贼”(《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二十二》)!随即将自己的部分人员交纳给裴方明使用。

谢混死后,刘裕命晋陵公主改嫁给出身琅琊王氏的王练,公主虽坚决不从,但诏令命其必须与谢家断绝婚姻关系。谢混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而且都还很年幼,公主无奈之下,把谢家的事全部托付给谢混的侄儿谢弘微。

时义军在城外扬言“方明已死”,城中闻后大为恐慌。刘道济夜点火把,将裴方明请出示众,军心乃安。为抵抗义军,刘道济悉倾所有家财,令裴方明招募兵员。时城中又传言刘道济已死,所以没有报名的人。刘道济采纳梁俊之办法,率手下三十余人外出,并且告诉城中百姓:“吾病小损,各听归家休息”(《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二十二》)。于是城中乃安,应募者日有千余人。

谢混家几世都是朝廷宰相辅臣,仅僮仆就有一千人之多,谢弘微为谢混经营生计,一文钱或一尺丝帛都登记入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